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 第196章清明扫墓

第196章清明扫墓

作品: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不语安然

    楚云一出来就把弟弟妹妹全都给惊艳到了。

    楚帆打量着她,啧啧有声道:“果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姐,你这么一打扮可真漂亮。”

    楚云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说的好像我不打扮就不漂亮似的。”

    楚帆连忙拍起了彩虹屁:“是我说错话了,姐姐不打扮也很漂亮。”

    楚月羡慕的看着楚云不眨眼。

    楚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别羡慕,等你长大了,也能像我这样打扮的漂漂亮亮,不过前提是要好好读书,只有好好读书,以后才可能有份好工作,才有钱打扮自己。”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孩子们厌烦的长辈一样,什么事都能扯到学习上来。

    大概七点多,陆明轩来到楚云家,和她姐弟三个汇合,一起去扫墓。

    一进门就看见穿着春秋裙的楚云,只觉眼前百花盛开,美不胜收。

    楚云被陆明轩看得满脸通红,轻轻推了他一把:“不早了,该出门了。”

    陆明轩这才如梦方醒,像做梦似的又看了她两眼,小姑娘是真的长漂亮了,还是非常漂亮的那种。

    一行人出了门,楚云立刻成为路人的焦点,不少人纷纷对她侧目,哪怕走过去了还要回头看她两眼。

    不仅仅因为她现在长成了一个美少女,更因为她身上这件漂亮的连衣裙。

    楚云虽然是个大方的女孩,但还是被路人看得有些不自在。

    她走在陆明轩身边,小声问:“这件裙子是托人从海市或京城买回来的吧,江城好像没有春秋裙卖。”

    虽然江城也算特大城市,可是跟海市和京城比起来差距还是蛮大的,海市和京城有的东西江城不一定有。

    “托人从海市买回来的,而且是在友谊商店买的,别说江城买不到,就是在海市普通商场也买不到。”

    虽然陆明轩说的云淡风轻,可楚云却听得波涛汹湧。

    要知道,六零年代的友谊商店只有特大城市才有,江城就有且仅有一个。

    里面卖的都是外面没有的东西,专供外国友人和级别特别高的高干。

    在这个年代能去友谊商店里逛一圈都是特别有面子的事,而陆明轩却能托人从海市的友谊商店买到这两条连衣裙,不可谓能量不大。

    她扯了扯身上的春秋裙:“这两件裙子花了你不少钱吧。”

    陆明轩理所当然的说道:“为你花钱,再多我也愿意。”

    女孩子都爱听动听的情话,楚云也不例外,听了这话,心里甜滋滋的。

    一行人全都没吃早点,在国营小吃店吃过早餐,这才乘车去了墓园。

    虽然去扫墓,但是没人觉得很悲伤,特别是楚云,把这次扫墓当作踏青。

    下车之后,楚云便开始游山玩水,顺便采些野花,待会儿祭奠原主父母。

    却不想,在折一枝杜鹃花时,花枝中一只什么虫忽然蛰了一下她的手指。

    要是换作前世,被虫蛰了,她早就呼天抢地的喊了起来。

    可是穿越到这个六零年代成了长姐,她慢慢变得一点都不娇气,被虫蛰了也没当一回事。

    只是没过两分钟,被蛰的地方先是麻麻辣辣,后来周边开始红肿,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那根被蛰的中指从上肿到下,变成了一根胡萝卜,她这才有些恐慌。

    “你看!”楚云一个中指戳过去,举在走在她身边的陆明轩的眼前,“我被虫子咬肿了,要不要紧啊。”

    陆明轩皱着眉头,拿着她那根中指细细的观察:“不好说,被毒虫咬伤而不及时就医,是有可能导致死亡的。”

    跑来围观的楚帆和楚月全都急了:“那怎么办啊,陆大哥,我们别扫墓了,赶紧把姐姐送到医院去吧。”

    “有我在,都别慌。”陆明轩说完这句便往山下跑去。

    姐弟三个全都面面相觑,不知他要干嘛。

    只见他在不远处停下脚步,摘了几片树叶放进口袋往回跑。

    在路上摘了一根去年冬天枯萎的荆棘上的硬刺。

    等回到楚云身边,让她把受伤的中指伸过来。

    楚云照做了。

    陆明轩用那根硬刺在她红肿的指尖上被毒虫蛰的小点周围刺了三下,楚云紧咬牙关没有喊疼。

    陆明轩用力把毒血挤出来,楚云疼得呲牙咧嘴,不停的吸冷气。

    陆明轩温柔道:“疼就喊出来,别忍着。”

    楚云摇摇头:“不喊,喊出来又不会减轻疼痛。”

    她这话说的陆明轩心疼不已,这孩子到底吃了多少苦才会这么说!

    其实楚云两世为人都没吃什么苦,她只在父母跟前撒娇而已。

    挤完毒血,陆明轩从口袋里掏出几片刚摘的叶子放进嘴里嚼碎,然后吐出来捏成一团,敷在她指尖。

    轻柔而利落地用手帕包好,打了个结,握住她的手仔细检查了一遍,觉得没事了才放开。

    “你给我敷的是什么树叶?”楚云好奇的问。

    “一种药材,有消炎止痛和解毒的作用。”

    “你一个外科医生还懂中药呀。”楚云把那只没受伤的手往他刚才装树叶的口袋里伸:“那种树叶还有吗?让我也认一认,说不定以后在野外用得着。”

    陆明轩的口袋里还真有一片,楚云拿出来端详了几眼,然后塞进自己的嘴巴里嚼了两下,就立刻吐了出来。

    难受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好苦,亏得你刚才怎么嚼得下去!”

    陆明轩笑笑没说话,为她嚼苦树叶在他这里算不了什么。

    他在她面前蹲下,不容置喙的命令:“上来,我背你。”

    楚云眨了眨眼:“我……我伤的是手指~”

    “那也是伤员,所以,我背你。”

    这……这是什么逻辑?

    楚云扭捏了一番,见陆明轩一直扭头看着她,只好趴在了他背上。

    楚帆提着装有水煮鸡蛋、手撕鸡和馒头的篮子,牵着年幼的妹妹跟在后面。

    上山的这段路并不好走,陆明轩却轻松自如的背着楚云来到了原主父母的墓前。

    陆明轩放下楚云,蹲下来,和她姐弟三个整理了一下墓地四周。

    然后郑重的在墓前跪下,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响头:“爸,妈,我会好好照顾楚云的,让她这一辈子再也不吃一点苦。

    小帆和小月我也会抚养成人的,你们放心好了。”

    这个年代并不流行磕头,作为一名外科教授,为了她,正儿八经的向亡父亡母磕头并许下承诺,楚云心里还是蛮感动的。

    拜祭完了原主父母,一行人就在墓前用餐。

    陆明轩伸手就把手撕鸡的一条鸡腿给扯了下来,极其自然的递给楚云。

    楚云看看弟弟妹妹:“把鸡腿给小帆小月吃吧。”

    “不,你吃。”陆明轩坚持道,“你为这个家付出的最多,所以这只鸡腿应该你吃。”

    楚帆和楚月一想到平时家里有好吃的,姐姐总是让着他们吃,当即也劝楚云把那只鸡腿给吃了。

    楚帆还把另一只鸡腿也给扯了下来,递给她:“姐,以后咱们家只要吃鸡,鸡腿全是你的。”

    楚云笑得有点勉强,她没那么喜欢吃鸡腿,可是盛情难却,最后两只鸡腿还是被她一个人全吃了。

    吃饱喝足,该回去了。

    下山时,楚云说什么都不要陆明轩背,非要自己走下山。

    吃了两只大鸡腿和一个大馒头,不运动消食可不行。

    回到家里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楚云让楚帆去生炉子煮米饭,她则在房间里给陆明轩量尺寸。

    陆明轩配合着她量:“又要给我做衣服?”

    “嗯,天热了,总得给你做几件衬衫吧。”

    陆明轩舒服的享受着楚云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给他量尺寸。

    等楚云给他量好尺寸,陆明轩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钱给她:“我已经在爸妈的坟前许下承诺,要把小帆和小月抚养成人,以后他们的生活费我来出。”

    “小帆都上班了,不用你养,小月一个月十块钱生活费就足够了,你给这么多干嘛?

    是想我把他们全都养成大手大脚的样子吗?”楚云只抽了两张大团结就没要了。

    “二十块钱也太少了,至少要拿五十块。”

    “不少了,我有工资,还有不菲的稿费和你给的零花钱。”

    陆明轩这才没有跟她再拉扯,把多的钱放回了口袋。

    第二天,楚云换上那件圆领的红黑格子春秋裙去上班,方阿姨来她家上班时,见她这副打扮,惊呼她实在太漂亮了。

    楚云见她居然有心情留意自己的衣着,猜想是不是方爸爸态度有所转变,于是向她打听:“方阿姨打算带着美玲几个搬出来,方叔叔怎么说?”

    一提起这事,方阿姨就愤愤不平:“他本来是不愿意的,可架不住他妈在一旁窜掇。

    说我们母女几个要滚就快滚,好腾地方给她孙子来住,他就答应了。

    至于抚养费,他妈不让他给,说他敢给一分钱我娘儿几个,她就死给他看!”

    楚云哑了哑,这种老人可真不好对付。

    “找厂领导了没有?”

    “找了,没啥效果,死老太婆非说是家事,谁插手她就吊死在谁家大门口,领导也怕了她。”

    楚云没料到方奶奶战斗力这么强,担忧道:“这样闹下去,你只能带着女儿净身出户了?”

    “那倒不至于。”方阿姨满脸感激道:“有你请去的那个省妇幼组织部的张干部出面,我男人改变了主意,不离婚了。”

    楚云八卦的问:“张干部是怎么让方叔叔改变主意的?”

    “张干部跟玲玲爸说,他如果不给我几个孩子抚养费,她就直接把这情况反映到公安和法院去,让公安和法院来抓他,并判他的刑。

    又跑到厂里,跟厂领导说,如果孩子爸要是不给几个孩子抚养费,就直接把抚养费从他工资里扣除,直接交我手里。

    玲玲爸这才打消了把他几个侄儿接到城里抚养的念头。”

    楚云听完,锁眉道:“怎么都是张大姐跟方叔叔说,没有跟方奶奶说?方奶奶呢,回乡下了?”

    “嗯。”方阿姨点了点头,“不过张干事说了,如果死老太婆再敢兴风作浪,就让我去找她,她来批评教育她。”

    楚云点了点头:“这就好。”便去上班了。

    几天之后,从楚月那里听到好消息,方美玲的爷爷奶奶带着几个孙子浩浩荡荡的来到城里,结果被自己当工人的儿子劝退。

    说他得抚养自己的孩子,不然就是违法,会坐牢的。

    方奶奶的泼劲上来,在地上哭嚎打滚,说方爸爸如果不管他几个侄子,她就死给他看。

    方爷爷也在一旁大骂方爸爸不孝,不养侄子,却养几个赔钱货,还一起动手打方妈妈。

    方美玲连学都没上,拿着方妈妈给的几毛钱乘车去把张大姐叫了来。

    张大姐立刻叫了公安,以伤人罪把方爷爷和方奶奶给抓了起来,扔拘留所了。

    公安来抓人时,方奶奶还叫嚣,他们打的是她儿媳,哪有公公婆婆不能打儿媳的,公安凭啥抓人?

    不过关进拘留所后,经过公安的普法,方爷爷和方奶奶总算明白,哪怕自己的儿媳也不能动手打,否则就是犯了伤害罪。

    关了几天拘留所放出来之后,张大姐又来批评教育他们。

    说他们这次犯的伤害罪不严重,所以只关几天拘留。

    但是弃养子女就很严重了,一旦罪名成立,他们的儿子肯定得坐牢,一坐牢工作就得丢。

    别说抚养侄儿,供他们读书了,连给方爷爷老两口的养老钱都没有。

    并且他们老两口教唆儿子弃养子女,也是犯法行为,也有可能面临法律的制裁。

    那两个老东西这才吓破了胆,不敢再逼着方爸爸不养自己的女儿养着侄儿了。

    不过又耍起了心眼,在养老费上大做文章,让方爸爸拿出三分之二的工资给他二老养老。

    方美玲又去找张大姐。

    这次张大姐直接带来法院的同志跟两个老东西谈赡养费的问题。

    法院的同志根据方爷爷老两口有几个子女以及方爸爸的收入,最后裁定方爸爸一个月给五块钱的赡养费给方爷爷老两口。

    这么一点赡养费方爷爷老两口哪肯答应,以死相逼,非要让方爸爸自己“主动”给他们三分之二的工资。

    方妈妈生怕方爸爸被方爷爷和方奶奶逼得让步,如果是他主动提出要拿三分之二的工资给他父母当赡养费,哪怕法院也束手无策。

    于是带着几个女儿也以死威肋,他如果听他父母的,她娘儿四个当场死给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