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联盟之全能中单 > 第161章 小虎:爷要是被单杀直接退役!

第161章 小虎:爷要是被单杀直接退役!

作品:联盟之全能中单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幽影夜神

“前三手ban人,JDG方ban掉了盲僧,吸血鬼,剑魔!”记得看到后点了点头:“上一局香锅的盲僧反野节奏太好了,确实需要限制一下。”

风哥则是ban掉了阿卡丽,洛,青钢影。

“轮到JDG先选了,看看他们会拿什么角色,,,塔姆!”记得点点头:“先手选出这样一个辅助还算不错。”

在8.16版本中,塔姆得到了一波小加强,Q技能的CD被减少一秒,W技能新增了一个对敌人释放冷却减半,进攻型得到了大幅增强。

虽然吞队友的保护时间也被从六秒砍到四秒,但这其实无关痛痒,毕竟塔姆吞队友只需要那关键时刻的无敌而已,四秒钟依然够用。

“RNG锁定卢锡安和布隆,先选出强势的下路双人组,想要打出下路优势!”

“JDG二三手则是锁定烬和塞恩,将四五手留给中野,上下路又是工具人啊,JDG还是想打中野联动吗?”

烬就是典型的工具人AD,对线不崩,中期团战搁后面架狙,W远程控制,后期装备起来了伤害也不俗,塞恩就更不用说了,老工具人了。

“给你刀妹去打塞恩,有没有问题?”风哥在和小虎商量,“你的机会来了啊。”

“行行行!”TOP虎相当高兴,“看爷把Zoom杀穿!”

风哥点点头,将刀妹锁定,进入第二轮BP。

“第二轮ban人,RNG禁用酒桶和扎克,JDG禁用了妖姬和亚索,侧重点各有不同!”

“给我奥拉夫,康特位给陈源吧。”香锅这边主动请缨,第四手锁定奥拉夫。

“留给JDG的中野组合不多了啊!”管大校看了一眼,“上单选塞恩的话,中野是一定要补够伤害的,很多打野选择就被限制了,难道还是选男枪吗?”

“螳螂和佐伊!”记得点点头,“Clid的英雄池还是相当的深啊,在这种情况下都能拿出一个合适的打野英雄来!而且佐伊也是牙膏的招牌,这局他们的BP做的还不错!”

这一下,压力反而就来到了陈源的身上。

他的选择其实很多,要么就选出艾克,男刀这种英雄去跟佐伊对拼,要么就选加里奥这种,对线不虚佐伊的同时还能参与游走。

看了看自家阵容,刀妹,卢锡安,奥拉夫,都是优势。

“给我卡牌吧。”陈源点点头,锁定了队伍的最后一个选择。

“卡牌大师!”记得对于陈源这个选择相当的赞赏,“源子哥的英雄选择总是相当的合理,选出卡牌在中路推线,然后保住上下两路的优势,这局就能自动胜利!”

双方阵容确定。

蓝色方JDG:塞恩,螳螂,佐伊,烬,塔姆。

红色方RNG:刀妹,奥拉夫,卡牌,卢锡安,布隆。

“这样比赛就好看了,JDG后期很强的,而且前中期作战能力也不弱。”

管大校也点点头,“就看源子哥的卡牌玩的怎么样了,如果他中路被抓崩,或者是游走没有做好,导致上下出现炸线,RNG都会不太好打。”

选择符文技能阶段,陈源想了想,还是没有托大,老老实实带了净化,不过他符文带了启封的秘籍,将工具人贯彻到底。

“前中期对线肯定是打不过佐伊的,你小心点别被抓,最好把兵线放过来,到六级推线叫上香锅抓人就行。”风哥下台前还在叮嘱着陈源。

“知道知道。”陈源满口答应,“哥们又不是傻子。”

“源子哥,这把你得多来帮我呀。”小虎此时坐在椅子上,眉飞色舞的说着。

“肯定的。”陈源喝了口水,“你管好自己就行了,别我还没来你就被单杀了。”

“不可能!”小虎一口否定,“老子要是被塞恩单杀,当场退役!”

比赛开始,十名英雄离开泉水,向着下路野区移动。

一边跑,陈源按了一下TAB,看到对面的佐伊也带了净化,没带引燃的佐伊单杀能力要下降一个档次,对于他来说是个好消息。

兵线到达中央以后,陈源按下W,秒抽出一张红牌,直接甩在了中间的那只远程兵上。

牙膏因为靠近兵线走位不及,被红牌波及到。

“???”在休息室中的风哥此时满脸的问号,说好的放线等六级呢?

在这之后,陈源的动作还不停,卡牌大师右手抽出一张又一张扑克牌甩在小兵身上,全力推线。

牙膏属实没明白卡牌大师前期为什么要推线,这种短腿法师,一旦被Gank可就要直接交闪了。

不过他的手也不停,Q技能砸在小兵上,不想让小兵进塔,虽然他不明白陈源要干嘛,但只要不让他干成就行了...

这不过陈源的对线细节超乎你的想象,他在佐伊刚刚开始拉Q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动作,于是卡牌大师瞬间开始前压。

就在佐伊把Q砸在小兵身上的瞬间,他也走到了合适距离,一张黄牌甩在了佐伊脸上,再跟出一个AQ。

Q技能剐蹭到了无数小兵,并且还打到了眩晕状态的佐伊,推线消耗两开花。

紧接着,卡牌大师继续推线,因为这个英雄前期推线速度实在算不上快,而且有佐伊作梗,在第三波炮车线到来后,他才终于使用【万能牌】将兵线推进了塔。

推掉兵线以后,卡牌大师马不停蹄,走到对方上野区隔墙在蓝BUFF处插了个眼。

这个举动看的观众和解说是心惊胆战,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偶遇对方打野的话,交闪都不一定能跑得掉。

不过陈源其实倒不是很怕,以职业打野的行为习惯来说,现在不太可能出现在他这个位置。

一枚假眼落下,看到蓝BUFF处空空如也,但是一看地图,蓝BUFF的图标却依然还在!

“螳螂在这。”陈源往草丛里点了一个信号,然后随手甩了个【万能牌】进去,看看有没有这个机缘能抢个蓝。

不过很显然是不可能的,这里又不是青铜白银局。

探完信息后,陈源又赶紧回到中路继续推线,接下来就交给香锅了。

香锅这次没有急着莽,他选择的是所有野怪全刷的速4打法,因为奥拉夫要比螳螂刷野要快得多,所以他也没记者反野,而是慢悠悠的打着手里的红BUFF。

中路,牙膏看着还在疯狂推线的卡牌,充满了疑惑。

之前推线是为了找打野位置,那还好说,那现在还推,是为哪般?求抓?

“来来来,抓他一波。”牙膏直接开始摇人,他们都知道卡牌是把眼放在蓝BUFF的,所以中路是没眼的状态,再加上你还压线,不抓都没道理。

螳螂并没有刷F6,所以他率先一步到达河道吃了河道蟹,然后就往中路赶来。

Clid身为顶级打野,所考虑的事情当然比中单要多,他此时观察了一下战局,担心奥拉夫反蹲过来。

不过紧接着,牙膏走位开始前压,越过兵线以后一发精准的【催眠气泡】击中卡牌。

“睡到了!源子哥有危险!”记得这边有些紧张的说道。

这种情况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Clid此时也管不得奥拉夫的位置了,赶忙一个E扑到了卡牌身边,就算抓不死也要打个双招再说。

看到螳螂跳过来,陈源此时却是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不慌不忙的一个净化解除了睡眠状态,同时按下W,手中动作还不停,一发平A甩在螳螂身上。

忽然间,从阴影处飞出来一把飞斧,香锅的奥拉夫闪现紧跟飞斧而来,甩在螳螂的身上。

“香锅这波反蹲相当成功!”管大校大喊道:“就在你刷河道蟹的时间,我奥拉夫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叮!!!

黄牌甩在螳螂的脑门上,将其眩晕,陈源再接一个普通加Q,E技能被动触发,再一发普攻,一摞扑克牌全部甩在螳螂身上。

奥拉夫此时也冲过来,捡起斧头然后又甩出去,开启W猛A。

螳螂那脆弱的小身板瞬间被融化,人头被香锅收下。

“...”牙膏隐约感觉这波好像是他带的节奏,此时稍微有些愧疚,走到一旁捡起奥拉夫的闪现,然后直接溜了...

“Clid这波太冲动了。”记得此时也不禁摇头:“他完全没有考虑香锅的位置,直接把双BUFF和一血送了,那接下来,他将会和上一局一样,直接被香锅反爆。”

【芜湖,Clid好兄弟!】

【上一局被反穿,这一局直接送一血,真有你的颗粒得!】

【RNG太依赖Clid的发挥了。】

此时弹幕也在清一色的喷这个无辜的打野,不过这波究竟是谁的问题,只有明眼人才能看得清了...

“对面好急啊。”香锅此时有些惬意的走向对方没刷的魔沼蛙,慢悠悠的反了一组野怪,“哪有螳螂直接交E上来抓人的,被反蹲了跑都跑不了。”

“这你就不懂了。”陈源摇了摇头,“还是我那个走位走得好,精准接气泡,要不是我被睡中,对面哪里会这么急。”

“?”香锅可不会被陈源唬住,“没躲开就没躲开啊,在这装什么?”

反掉对面魔沼蛙,又控到下河蟹,香锅此时手握二十八刀全场第一,美滋滋的按下回城。

将宽刃刀合成蓝打野刀,加一双草鞋,一把长剑,在五分钟这个经济只能说是有点起飞。

而对面Clid就有点惨了,只能勉强将宽刃刀合成打野刀。

“香锅又开始了...”记得看到香锅复活后对于自家刚刷新的魔沼蛙不管不顾,直接奔向了对面三狼,顿时就有些无言。

这一幕好像在上一局看到过?

又过了一分钟,双方单人线到达六级。

陈源开始疯狂切屏,一边对线一边看其他路的情况。

他玩卡牌不想把大招捏在手上,最好一到六级就直接用掉,这样节奏是最好的。

只不过对面显然也知道卡牌六级这个信息,上下两路同时变怂。

趁此情况,陈源也没啥办法,只能回到中路继续吃线,因为佐伊并不能压住他,而他因为有【卡牌骗术】的存在,发育是比对面要快的。

香锅这边也相当的慷慨,将自家F6大方的留给了陈源——他当然是要去刷对面的。

陈源也不矫情,推完了线就到F6处抽了张红牌就开刷。

拥有两个AOE的卡牌刷鸟相当快,平A一直给大鸟,加两套技能的循环,才掉了一百多血就将野怪轻松收下。

此时导播将镜头忽然切换到上路。

Zoom的塞恩因为一直怕被卡牌飞,所以一直没敢上去推线,从而导致小虎开始嚣张起来。

刀妹在兵线之间来回漂移,时不时的还利用攻击距离的优势摸一刀塞恩,显得巨骚无比。

显然小虎的这种压线装杯行为激怒了对方的上野,螳螂开着扫描从河道出现想要把小虎逮一波。

Zoom的塞恩被压制许久的天性终于得到释放,塞恩大招一头直接朝着刀妹撞过去,竟然精准的将刀妹的Q给撞断了!

“刀妹断Q了!螳螂来了,不过香锅也来了!两边打野在一旁开始单挑!”记得高声喊道:“刀妹和塞恩同样也在对A,刀妹好像打不过!”

小虎显然没想到Zoom这一个大招竟然直接能撞断他的Q,使得他E和R全都排不上用场。

虽然目前他处于满被动状态,但面对上一个全技能的塞恩,肯定是打不过的,被几个技能连续击中以后,刀妹的血量先一步进入危险状态。

“完了!小虎要被单杀了吗?”管泽元有些难以置信。

香锅看到这一幕内心有些焦急。

螳螂六级进化Q的单挑能力相当强,其实他这边血量也不健康,无奈之下他只能顶着螳螂的伤害去支援小虎。

这时,一只眼睛出现在对面所有人的头顶。

“源子哥,救我!”小虎这边大声叫道,此时他仅剩两百血出头,正在被塞恩追着赶,等到塞恩技能循环过来,闪现上来EW,自己就直接没了。

陈源看到这一幕也是有些乐了,“说好的被单杀就退役呢,我等你死了再飞。”

“别别别!”TOP虎此时有些急了,“爹!快来快来!”

如果真的被单杀,那自己这波可就又要被那些黑粉剪成视频黑一年了。

陈源只是开个玩笑,他当然不会放任小虎被对面击杀,卡牌大师大招直接落点塞恩脚下,传送过程中选好黄牌,落地后直接一张黄牌甩在塞恩脸上。

“这个塞恩给你杀,”陈源这边晕住塞恩后轻描淡写的甩下一句话,然后便跑到另一边去帮香锅。

通过大招,他看到佐伊也已经在附近,他不能任由香锅去和对面打野单挑。

两边打野的单挑目前也已经进入尾声,在螳螂的刻意拉扯下,奥拉夫的大招已经结束,双方都只剩两三百血的样子。

螳螂因为头顶一直有卡牌的大招显形,所以隐身并没有获得被动,此时单挑有些略亏。

正如陈源所料,在阴暗的野区中,忽然隔墙飞过来一个催眠气泡,角度相当的刁钻,香锅一个走位不及被气泡击中。

“完了,佐伊来了!”管泽元大声说道:“香锅这波有危险!如果被佐伊接下来的飞星砸中,香锅必死,而且卡牌应该也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