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捡到了系统,我就是不用 > 第94章 三十三尊鬼神像!(四千字章节,两章合并)

第94章 三十三尊鬼神像!(四千字章节,两章合并)

作品:我捡到了系统,我就是不用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长生渡

<!--go-->    出宫后。
    李长生抱着小母兽,沿着官道走,到了未央宫,他想要弄清楚三十三座鬼神像的秘密。
    那日入梦百年,他曾在崇明道君的梦境里游历过武曌,但崇明道君梦境里的未央宫中…
    竟没有三十三座鬼神像!
    起初他还没怎么当回事,直到他又游历了崇明道君梦境中的武曌宫廷,他惊讶的发现…
    崇明道君梦境中的武曌宫廷建筑,基本上都与现实吻合,唯独,现实宫廷中的三十三座天宫,在崇明道君梦里的数量,是三十二座!
    难道是崇明道君记岔了?
    不可能。
    崇明道君这样的巨头,不可能连几个建筑的数量都会记岔,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有人篡改或蒙蔽了崇明道君的记忆!
    而按李白渊的说法,崇明道君的实力与她相差不了多少,篡改崇明道君的记忆,应该没人能做到,由此可推断,后者可能性要大些。
    回了武曌后,李长生特意询问了奈落三十三座天宫的来历,奈落是这样说的:
    “天宫是您前世建的,天宫建成后,陛下亲自在每座天宫的底下,都布置了阵法,并严厉地告诫臣,破坏阵法者,杀无赦!”
    “阵法?”
    李长生又问:
    “你看这宫中天宫,有几座?”
    “陛下为何突然问这个?”
    奈落问道。
    “你要觉得不能说,就不说。”
    李长生轻哼一声,啃着奈落的雪颈。
    “陛下不要这么傲娇嘛。”
    奈落哭笑不得,问道:
    “陛下,您此番远游是有什么发现吗?”
    李长生把崇明道君的梦说给了奈落听。
    “哦~臣知道了~”
    奈落大悟,道:
    “陛下,臣不妨直接跟您挑明了说吧,这阵法就是针对我们这些仙帝、大帝布置的。”
    “仙帝之下看天宫是三十三座,仙帝之上看天宫,即便是大帝来了,也是三十二座!”
    对!是了!没错了!
    就是这个阵法。
    它蒙蔽了崇明凤帝的记忆。
    李长生边把玩奈落的夜光杯,边思考着:
    连前世的自己,功震三军,名满六界的天皇帝,都要隐瞒的秘密,会是什么呢?
    …
    未央宫中。
    自从苏妲己和蝉儿入了皇宫,未央宫没了主心骨,宫内弟子也是走的走,散的散。
    人去楼空。
    只剩一位双目失明的女子,不愿离去。
    她似乎认定了苏妲己有一天会回来。
    是以,尽管未央宫里就她一个活物了,她还坚持每天白天打扫院落,晚上堤防盗贼。
    李长生去未央宫的时间恰好是白天。
    毫无意外的,李长生与女子相遇了。
    女子在清扫落叶。
    相隔甚远,但李长生一眼瞧出:
    此女是只妖。
    系统小母兽介绍道:
    雪国有妖,白发白瞳,素爱白色,独居。
    雪妖极少现世,居无定所,通常在风雪天出没,随风雪飘荡,因双目天生不见光明,不闻世间黑暗,故心思纯洁,是只无害的妖。
    “跟蝉儿一样,是个不谙世事的角儿?”
    李长生挑了挑眉,道:
    “那我们还是不要惊扰她了。”
    修真界是一滩浑浊的淤泥。
    淤泥中很难开出洁净的花朵。
    难得遇到一朵无暇雪莲,李长生自然是不想让自己暴戾阴邪的魔念,污浊了她的淡雅。
    采花,也有采花的规矩。
    这种姑娘,他不碰。
    (蝉儿:?)
    (你压我身上那会可不是这样说的!)
    “主人真要放过她吗?”
    正当李长生敛息,想要悄悄的绕道雪妖直奔三十三尊魔神像时,系统小母兽道:
    “雪妖一族,生的干净,灵魂朴素,个个是优质的鼎炉哦,若采补了她们…嘻嘻。”
    唔。
    李长生承认,自己心动了几秒。
    不过,仅仅是几秒而已:
    “走吧。”
    系统小母兽也不再劝。
    有时候,心存几分善念,可用作于警醒自身道心的警钟,这是好事。
    李长生转身。
    可刚走几步,却被那扫地的女子叫住:
    “前面那位公子,请问你是什么人?”
    李长生一愣,一拍面门:
    “靠,忘记失明之人听觉尤为发达了!”
    女子应该是听到了他跟小母兽的对话声。
    “姑娘,别怕,我是好人。”
    李长生一步一步地挪动着靠近女子,动作极轻极缓,生怕吓到这朵雪莲花:
    “我来未央宫查点事,查完就走。”
    听着李长生蹑手蹑脚的动静,女子噗嗤笑出了声,主动走向李长生,说道:
    “公子,我没那么胆小。”
    “啊,你早说啊。”
    发觉自己过于拘谨,李长生老脸一红,拍了拍系统小母兽的脑袋,甩锅道:
    “小家伙,都怪你,提供错误情报,害我出糗!”
    “拜托,主人,我说雪妖纯净,没说她胆小呀!”
    小母兽一看就不是好员工,跟领导较真:
    “胆小和单纯都不是一码事呀,主人自己笨笨!”
    “大家不要吵架哦。”
    温文善良的雪妖听见俩人争吵,忙道:
    “我胆子不大的,但我能感知到,公子对我是没有恶意的,所以我不怕公子。”
    “看看人家多懂事!”
    李长生掐了掐小母兽的尾巴,低身,笑眯眯的揉了揉女子的脑袋,问道: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叫七梅。”
    大概是第一次被一个异性摸头杀,雪妖俏脸稍有红晕,怯生生的低下了头:
    “公子呢?”
    “我叫李长生。”
    李长生缩手,答着,心底暗道:
    这小雪妖的头发,好滑!
    “长生…好名字。”
    雪妖七梅认真的夸了一句,又问道:
    “公子来未央宫调查什么事呀,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呀?”
    “也不是什么大事。”
    李长生舞着小母兽的尾巴,道:
    “就查查你们后院那三十三尊鬼神像。”
    “鬼神像吗?”
    七梅沉吟几秒,道:
    “我听宫主大人说,那几尊鬼神像好像未央宫成立前就立在那儿了,宫主大人选址在此地建立未央宫,好像就是为了守护鬼神像。”
    这雪妖真够单纯的,对李长生没有一点防备,她都没想过,李长生万一是窥探未央宫秘密的歹人怎么办。
    李长生摇头一笑,道:
    “带我去看看吧。”
    “好。”
    七梅应下,却没动身。
    过了好一会儿,问道:
    “宫主大人是公子您带走的吗?”
    她纯净,不代表她傻。
    未央宫落败成如今这样,还能来未央宫挖掘秘密的,只能是跟宫主大人有因果的人。
    宫主大人就认识一个男人。
    “是。”
    李长生实在不想欺骗七梅。
    “那…”
    七梅仰着头,单纯的问道:
    “公子什么时候能让宫主大人回来?”
    “你很想她回来吗?”
    李长生目光深邃且悠长。
    雪妖似乎很在意苏妲己。
    “嗯!”
    七梅重重的“嗯”了一声,道:
    “宫主大人于我,如同亲生母亲一般。”
    “这是你留守未央宫的原因么?”
    李长生看着杂草丛生的未央宫,道:
    “哪怕未央宫已经名存实亡了。”
    “公子认为我不该留下吗?”
    七梅听出李长生话里有话,道:
    “可我得等宫主大人呀,如果宫主大人哪天回来了,看到未央宫一个人都没有,她会伤心的。”
    多简单质朴的理由。
    无数个日夜,没人说话,没人陪伴,孤独一人,百般孤独,只是为了让她的宫主大人回来时,能看到未央宫里…还有个她!
    “你就不怕她不回来了?”
    “宫主大人不会丢下我们的!”
    小女妖坚定的答道:
    “我们是宫主大人的孩子!”
    李长生紧紧盯着七梅的眼睛。
    她的眼睛无神韵,无色彩,却有一道很多修士都没有的亮光,那光,叫感恩!
    “等我办完事,我带你去找她。”
    “真哒?”
    七梅没想到李长生能这么说:
    “公子是说真的吗?”
    “本座从不骗人。”
    李长生撒起谎来脸都不红一下。
    “哇,谢谢公子!”
    七梅高兴的手舞足蹈,脸色洋溢着最烂漫无邪的笑容,拍手夸道:
    “公子,你真是个好人。”
    “哈。”
    李长生一笑而过。
    比起知道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李长生宁愿七梅误会自己是好人。
    他打心底想爱护这朵雪莲。
    “可是公子…”
    高兴没多久,七梅又垮了脸:
    “带七梅见宫主大人的话,会给公子添麻烦吗?”
    这个善良的姑娘,真是事事都为他人着想。
    “不会的。”
    李长生想了想,牵起七梅的手,道:
    “能让你们母子团聚,本座也算积德行善了。”
    “唔…那我就放心了。”
    玉手被少年的温度包裹,七梅的脸上掠过一缕惊慌与羞怯,但瞬间被她掩饰:
    “走吧公子,我们去看三十三尊魔神像。”
    她没有甩开李长生的手。
    因为在她的思维里,这是个很失礼,且会让李长生下不来台的举动。
    人家李长生刚答应帮自己见宫主大人,自己的手给人家握握怎么了?
    嗯…
    虽然苏妲己是李长生带走的,可当李长生允许自己去看苏妲己时,七梅仍然会把李长生视为恩人。
    七梅,真的很纯粹!
    俩人一系统,入后院。
    …
    未央宫主殿。
    三十三尊魔神像邪气凛然,狰狞可怖。
    百米外,七梅娇躯微微颤抖。
    魔神邪气,对七梅这朵雪莲而言,杀伤力巨大。
    见状,李长生指尖搓出一团黑火,在半空中划了个圈,隔绝了大部分邪气,对七梅道:
    “你就站这儿等我吧,不要过来了。”
    “好,公子多加小心。”
    七梅乖巧的点头答应。
    她清楚自己一个盲女,帮不上李长生什么忙,不给李长生惹乱子,便是最大的帮助。
    “嗯。”
    李长生应下,抱着小母兽上前。
    淬体三十三重天之后再回望魔神像,李长生挖掘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跟他的炼体三十三重天一样,这三十三尊魔神塑像,有道外的气息。
    不是大道之外,是天道之外。
    “道之外,这东西到底什么来头?”
    “女武神肯定知道内幕,主人为何不问她?”
    小母兽不解的问道:
    “自己查不累吗?”
    “你们系统就想着不劳而获。”
    李长生斜了眼小母兽,道:
    “什么都要奈落说,我长手长脚干嘛用的?”
    “臭主人,我咬你哦!”
    小母兽张牙舞爪的咬住李长生的食指,呜呀呜呀道:
    “我早不是系统了,我是主人的小母兽,主人不准再把我跟他们混为一谈!”
    “哎呀,好了好了,知道了。”
    李长生嫌弃的掰开小母兽的牙齿,抽出手指:
    “你下去,我再观察观察这些魔神像。”
    “嘁,我看你能看出什么花儿来。”
    小母兽撇撇嘴,跳到一旁。
    “小瞧我?”
    李长生黑瞳一闪,仙魔之目开启。
    小母兽敢小瞧他,他要狠狠打小母兽的脸!
    暗暗立信后,李长生端详起三十三尊魔神像。
    一秒钟,一分钟,一个时辰…
    烈日炎炎,时间流逝。
    中途七梅还做了顿饭菜,跟小母兽分食了一餐。
    吃了饭,小母兽又靠着七梅睡了一觉。
    睡至午时三刻。
    小母兽睁开睡眼,看到七梅也在打瞌睡。
    “咦,小家伙睡饱啦?”
    七梅拍拍自己的脸颊,苦恼道:
    “可你家主人还没动静诶。”
    “他?”
    小母兽的四蹄交叉,兽瞳露人性化的嘲讽,道:
    “他能有动静才奇怪呢。”
    她知道那三十三尊魔神像是什么。
    凭李长生当前的眼界,不可能看得出眉目的。
    “那我去做晚饭了。”
    七梅伸了个懒腰,抖落裙子上的灰,问道:
    “小家伙晚上想吃什么呀?”
    “我要吃鸡!”
    小母兽淌下了哈喇子。
    她没别的爱好,就爱吃鸡!
    “好,你等着哈,我去给你做。”
    七梅放下小母兽,离开后院。
    过了几分钟,确认七梅走后,小母兽嚷嚷道:
    “行了,主人,雪妖走了,别装了。”
    李长生保持着几个时辰前的模样,不动。
    “看不出就直说嘛,我又不会嘲笑主人。”
    小母兽接着道:
    “主人,死撑着没意思了哦。”
    李长生眼皮眨了眨,就是不动。
    “是不是玩不起,主人!”
    小母兽气鼓鼓道:
    “你看到明年都不好使。”
    就僵着。
    就硬僵着。
    就硬僵着不动。
    “哎呀,告诉你吧,笨主人。”
    逼急了小母兽,她大声托出魔神像的秘密:
    “这三十三尊魔神像,是个祭坛!”
    啪。
    音落一瞬。
    李长生动了。
    他一步百米,直接从祭坛瞬移到小母兽跟前,一把举起小母兽,摇摇晃晃,问道:
    “什么祭坛?”
    “主人不装了?”
    小母兽戏谑道:
    “戏演的挺好嘛,主人。”
    “再卖关子打你屁股哦,小家伙!”
    李长生急不可耐的像第二次进勾栏的嫖客:
    “快说(快脱)!”
    “说了有奖励吗?”
    李长生越急,小母兽越不说,拖延时间道。
    “不说有惩罚!”
    李长生佯怒道。
    “哼,玩不起的臭主人,说就说!”
    明知李长生装怒,小母兽还是妥协道。
    玩归玩,闹归闹,她可没忘自己是李长生小宠物的身份。
    “那个祭坛是…”&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