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两位王的首次碰撞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两位王的首次碰撞

作品:全球降临:我的二次元副本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Per风情

    身为Archer的吉尔加美什,自然是拥有技能【对魔力】。
    但可惜他的【对魔力】等级只有E,与没有几乎一样。
    所以,因一直处于绝对上风,因此完全没有防备对手的吉尔加美什,就这样被石化了。
    就在美杜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声突如其来的声响令她的心情顿时沉入谷底。
    咔…咔…咔!!!
    覆盖在吉尔加美什身上的那层石化表面,碎了。
    吉尔加美什从石化状态中自我解除了,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双手抱臂,眼神充满藐视。
    “你该不会以为,就凭那一双眼睛就能把我困住吧?”
    “为什么?”美杜莎疑惑道,“我可以肯定,刚刚确实是把你石化住了,你是怎么挣脱的?”
    吉尔加美什嗤笑一声,“作为你临死之前的礼物,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真相吧。”
    他指了指自己的盔甲,然后轻轻一打响指。
    “答案已经告诉你了,接下来就请你去死吧。”
    漫天的宝具于吉尔加美什身周浮现,接着在风驰电掣间,全然射向了美杜莎。
    轰!轰!!轰!!!
    爆炸绵延不绝的在美杜莎脚下惊起,漫天尘土骤然飘荡而起。
    吉尔加美什就这样继续立在原地,静候尘土的散去。
    但就在此时,天空上驶来了一辆牛车,上面坐着两人,是征服王与韦伯。
    牛车直坠在吉尔加美什与美杜莎的中间位置,征服王当即向着两边伸出双手。
    “双方收剑!”
    这声如命令一般的话语,让吉尔加美什不满的挑了挑眉毛。
    “王驾之前,不得无礼!”
    吉尔加美什的怒气拉到了极致,但还是继续听着征服王接下来的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在此次圣杯战争中以Rider职介降临人世。”
    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的自爆身份,在观测着这场战斗的观战者纷纷陷入不同的愕然当中。
    有的是在惊讶他会如此不介意真名暴露,有的是在惊讶他自爆出的真实身份。
    而韦伯,面色麻木,以沉默表示。
    他现在已经知道,阻止是没有用的,只会换来一个令他疼痛许久的脑瓜崩。
    索性,就有他去吧。
    只要不惹到群怒,韦伯表示都可以接受。
    然而……
    “虽然命运让我与你们争夺圣杯,但我想先问一件事,你们……”
    “愿意加入我的麾下,将圣杯让给我,弱势如此,我将以朋友相待,与你们一同共享征服世界的快乐!”
    如此,虽不是引起众怒,但众人看向征服王的眼睛已经发生了改变。
    “哼,没想到无视我的存在,自称为王的鼠辈,竟然还敢在我的眼皮下四窜。”吉尔加美什冷言揶揄道。
    “你这话说得就没道理了。”征服王挠挠自己粗壮的脸蛋,“我伊斯坎达尔可是世界众所周知的征服王。”
    “可笑,真正有资格能够称之为王的英雄,天下天下唯我一人,剩下的不过是不三不四的杂种罢了。”
    此刻,随着吉尔加美什这句与征服王同等高傲的话语落下后,一旁在于美杜莎位置的沉土也散去了。
    在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批梦幻般,带有一对羽翅的天马,而美杜莎就站于天马身下,被羽翅包裹在内,因此全身毫发无损。
    在她的手中,则是多出了一条金色缰绳。
    这就是美杜莎的宝具之一,【骑英之缰绳】。
    能够以Rider的职介降临人世,她当然也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坐骑。
    这条白马,或者说手中的那条缰绳,就是她能够成为Rider的原因。
    这是一个既能够令使用者自身发动大范围攻击,又能召唤出幻想种并提高其实力的一个宝具。
    但使用时魔力消耗十分巨大,就与她之前使用的魔眼一样。
    如果没有令咒加身,就凭她御主所输送过来的魔力,是完全支撑不住这两个中任何一个的消耗。
    现在也只是拼劲令咒所带来的最后一点魔力,她才将骑英之缰绳发动,避开了刚刚可能会令她就此退场的一波攻势。
    美杜莎与天马的一同出现,让征服王投去了略微迷惑的眼光。
    “小姑娘,可否告诉我你的职介是什么?”
    美杜莎自动屏蔽了小姑娘这一称呼,但其内心深处,对于这个称呼还是有所满意的。
    毕竟,身为女性,谁不喜欢年轻呢。
    虽说实际上,身为前前神明,前妖怪,现英灵的她,年龄大概会是征服王的倍数,不论是生前年龄,还是带上成为英灵后的总年龄。
    不过面对征服王的问题,美杜莎有一些犹豫。
    她刚刚听见了征服王的自我介绍,也知道了对方同身为Rider的事实。
    美杜莎不清楚这究竟是对方的谎报,还是真话。
    如果是真话,那也身为Rider的她呢?难道成为替身了吗?
    旋即,在听到来自于御主让她去如实回答征服王问题的命令后,美杜莎戴上眼罩缓缓开口。
    “我的职介是,Rider。”
    这一下,征服王与韦伯都感到了满满诧异,怎么有两个Rider存在呢?
    征服王本见美杜莎召唤出了一个‘坐骑’,心中只是升起了一个猜想,结果这猜想成为了事实,对方真的是Rider。
    “你是Rider,我也是Rider。”征服王搓着头发,疑惑呢喃:“难道是圣杯出问题,多召唤出来了一个?”
    “哼。”吉尔加美什突然冷哼了一下,神情极为不满。
    他,堂堂最古老的英雄王,竟然又一次被无视了。
    “杂种们就是杂种,连这次的圣杯战争都还没搞清楚具体规则。”
    听到此言,两名Rider将目光同时投去,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一般不是清楚事实的明白人,就是在装虚弄假的谜语人。
    “那么看样子,你是知道这次的圣杯战争是怎么回事喽?”征服王认真问道。
    “身为王,连点事情都不搞清楚的话,那便根本称不上王,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种罢了。”
    这指桑骂槐的语句,让征服王第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随后,他意识对方所指的人就是自己。
    “哦?这句话我倒是满同意的,连这点事情都搞不清楚的话,确实不配称王呢。”
    突然,一道不属于在场四人任何一人的声音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