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跃农门 > 第16章 生意成交

第16章 生意成交

作品:跃农门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小二不才

楚锦河也不客气,直接敲了敲前台柜子。
    袁文昌一抬头,先是眯了眯眼,才想起这不是前两天来卖过金银花的小姑娘吗,主要是来药店卖药的都是一些成年大人,小孩子还很少,所以他对上次的记忆还比较深刻。
    “啊,楚姑娘对吧,怎么了这么快又采到金银花来卖了。”袁文昌和气说道,上次楚锦山留了名字,这姑娘和他一起来的,那就可能是兄妹,叫楚姑娘应该不错的。
    听到袁文昌的问话,楚锦河点头随即又摇头说道:“我今天的确是有药材要卖。”
    袁文昌点点头。
    “但不是金银花。”楚锦河接着说到。
    站在袁文昌旁边的伙计抬了下头,替自家少爷问道:“那你要卖什么。”
    “我记得虎骨可入药,你们这边收不收虎骨。”楚锦河道。
    “嗯?”袁文昌表情诧异了一下,站直身子随即问道:“你知道的到挺多,只要你有,我们自然要收,山上打到的吗?你们可以先让你们家大人把东西拖来。”
    看样子袁文昌是把他们家当猎户了,楚锦河和楚锦山对视一眼,楚锦山斟酌说道:“出于某种原因东西还在山上,我们可以带你们去,但是可能要你们把它运下来。”
    出于某种原因?袁文昌也和伙计对视一眼,但他们只收购药材,虎骨难得,只要对方有,他们到是不介意他们的某种原因,想完袁文昌随后说道:“你们这个理由也不是很过分。”
    “那我们可以谈谈价钱吗?”有戏,楚锦河心想,开口道。
    袁文昌和伙计看了一眼,虎骨可比一般药材珍贵,价格也高,就不是自己一个孩子可以做主的。
    袁文昌对那伙计说道:“阿火,你去把我爹叫来一下。”
    叫阿火的伙计点头,转身进内堂叫出了一个年纪大些的中年人,袁文昌向楚锦河介绍了一下:“这是我爹,医馆的老东家,你们可以叫袁大夫,虎骨价格高,不要见怪。”
    袁文昌怕楚锦河以为他找年纪大的人压价,欺负他们两个小孩,向两兄妹解释了一下。
    楚锦河点头表示理解,袁大夫见是两个小孩卖虎骨也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忘记正事:“虎骨做药材的确珍贵,两位小友希望是什么价位。”
    “袁大夫你先开个价吧。”楚锦河摇头,很明白自己不清楚医馆这些药材的价位,不能贸然开口。
    袁文昌在一旁听着,有些啼笑皆非,怎么感觉自己和这楚姑娘交换了身份,自己反而像那个卖东西的,袁大夫摸了摸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咳嗽一声:“文昌说上次楚姑娘来卖过一次金银花,那也算是老客户,虎骨如果是完整的话,我们可以出五十两收购。”
    楚锦山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袖子中的手抖了一下,五十两啊,不是说笑,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多钱,他不急着开口,先看向妹妹是个什么想法。
    市面上虎骨是个什么价钱楚锦河还真不知道,但是做生意就是互相试探的,她便说道:“这价格是不是太低了,我在别家问的可不是这个价格。”
    面前的女孩子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袁大夫看不出她的任何想法,但是他也不焦急,现在他的身份是一个生意人,自然是要以自己最大的利益收购的,所以便说道:“楚姑娘,我们医馆收购的只是虎骨,到时候那老虎身上的虎皮和虎肉我们是不算在里面的,你还可以把虎肉卖给酒楼,虎皮在集市上出售,我们出五十两的价格已经不低了。”
    楚锦河摇头:“那老虎是壮年老虎,虎骨泡酒是最好,这样吧,袁大夫您这边再加十两。”
    还真是不肯吃亏的小姑娘,袁文昌心想还好把爹叫出来了,袁大夫叹气:“楚姑娘,最多再加五两,毕竟还得我们排人手把东西运下来不是吗。”
    楚锦河犹豫了一会,总算是点头了:“成交。”
    和楚锦河他们上山的是袁大夫,在医馆的牛车上,楚锦河近看袁大夫,袁大夫是个快四十的男子,相貌并不出众,留着几乎很标准的山羊胡子,背着一个木制药箱,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大夫,他性格在和自己谈生意时候不一样,平时相处起来和袁文昌有点像,只不过比袁文昌更加沉稳,见着楚锦河兄妹打量他,也只是笑笑。
    袁大夫带来足足四个伙计,赶着牛车出发的,比楚锦河两人来时快一半,到了山下,楚锦河不敢带他们走村口进山的路,绕远路从另一侧进的山,四个伙计都是壮年男子,进山的速度都很快,大半个时辰就到了。
    楚锦河熟练的走到昨天去的地方,将藏好的老虎尸体给医馆的人看,看着面前的老虎袁大夫摸着胡子道:“这虎正是壮年,骨头也健壮,是上品,不过后腿骨头折断了到是可惜了一副完骨。”
    楚锦山微笑假意符合点头,楚锦河到是没有管这些,她只关心钱什么时候入袋。
    四个伙计手脚都很利索,人多力量也打,三下两下就把老虎绑好了,最后一起回医馆算账。
    等到了医馆,袁大夫吩咐伙计把老虎尸体运到后院,因为要剔骨把骨头分离出来,医馆前厅是看病的地方,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也不方便。
    袁文昌留下来看店,没有去,见他们回来了也跑到后院来看热闹,见着这老虎大赞:“还真是大只,是你们家大人打到的吗,真厉害。”
    楚锦河含糊其词,反而让袁文昌更加坚信他们家是猎户了。
    楚锦山兄妹也跟着一起来了后院,等到了老虎尸体放下来,袁大夫又犯了愁,之前医馆也有收购过虎骨,但那是从猎户手上直接收来的,骨头都是剔好的,这样新鲜的老虎尸体,他反而有些无从下手。
    袁文昌站在父亲身后,开口道:“爹,叫个屠户来试一下吧。”
    袁大夫摸了摸胡子:“屠户也未必会剥老虎皮啊。”袁大夫想的多些,剔骨这事情那些屠户可能会,那但是这老虎得剥皮,那些杀猪的屠户就未必会了,到时候一张好好的老虎皮给剥坏了,会影响这楚家兄妹买虎皮的价钱的。
    看的出这袁大夫是个实诚人,自己做生意也估计着自己和楚锦山两个孩子的利益,想完楚锦河开口道:“袁大夫,不如我来试一下吧。”
    院子里袁文昌父子和伙计都看向楚锦河一个小孩子,袁文昌笑道:“楚姑娘,剥皮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的,一会剥坏了,你到时候可不好卖的。”
    楚锦山也看向妹妹,楚锦河点头:“我稍微会一些。麻烦给我一把小刀。”
    既然是卖家开的口,袁大夫也不好阻拦,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一把小弯刀,这刀不大但是很锋利,是他平时给平人看病需要动刀的时候用到的刀具。
    楚锦河拿着刀,感觉这把刀用着还挺顺手,她左手握刀,让伙计把老虎尸体翻面,一只手按在老虎尸体的肚皮上面,弯刀从老虎的致命伤自己在它心脏处的伤口开始下刀,保证老虎皮毛的完整性,弯刀一滑而下,没有丝毫停顿和颤抖。
    这样稳定的手法看的袁大夫眼睛一亮,心想好漂亮的手法。
    院子里的伙计看呆了,这小丫头真是深藏不漏啊,袁文昌点头,现在已经完全把楚锦河当成猎户家的孩子了,不然不可能会有这么熟练的手法。
    先不说这医馆的人是什么看法,楚锦山有些茫然了,自家妹妹怎么会这个技能的,他怎么不知道。
    半柱香的时间,楚锦河收刀松了口气,一张完整的虎皮被剥了下来。
    “厉害呀。”袁文昌赞道,虽然他不是看皮草的行家,但楚锦河这行云流水的手法和虎皮的完整度的确漂亮。
    “过奖。”楚锦河把虎皮拿在手上。
    虎皮剥下来了其余的事情就好搞定了,袁大夫也不墨迹,随即叫伙计带了个屠户剔骨,一番折腾下来,总算肉骨分离。
    袁大夫爽快把银子结算给楚锦山,两兄妹看着院子里的虎肉犯了愁,这样一滩肉他们又没有力气拿,也不知道有没有酒楼收下。
    袁大夫人好,见两个小孩子犯愁,思考了一下便道:“楚家兄妹是吗,你们要是信得过老夫,可以把这虎肉放在老夫这里,老夫给一些大户人家看过病,你们这些肉或许老夫可以帮你们卖一下。”
    楚锦山眼睛一亮,这可就是太好了,天色渐晚,这些东西自己肯定带不走的,袁大夫的好意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他连忙弯腰行了一礼:“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您的人品小子自然信得过的,小子这边谢过大夫了。”
    没有想到一天的时间就全耗费在卖虎骨上面,出了医馆有银子进账两兄妹都颇为开心。
    在路边专门吃了两大碗牛肉面庆祝,还给辰生卯生带了好吃的糕点和漂亮的头花。
    时间不早,回村子的路远,两人是两个孩子,身上还揣着大额的银子,所以吃完饭就马不停蹄往家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