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 第160章 159:司夜出手

第160章 159:司夜出手

作品: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百里十书

院外,突然人声熙熙攘攘,拂冬端着饭碗站在院子里往墙外看,只见沈惜茹带着一群小厮往这边赶来。
    远远的,就能感受到沈惜茹的一身戾气。
    拂冬赶紧把手上的饭碗放在院外的石桌上,又折回屋子,脸色急切:“小姐、九小姐,大夫人带人来我们院子了。”
    司夜抱着剑,冷冷倚在门框,院外的动静,他比拂冬更早听见。
    顾织锦凝重着脸色,牵着南灼华起身,“我们出去看看。”
    十有八九,沈惜茹为了顾隐修的事情来的。
    一进院子,沈惜茹仇视的眼神盯着南灼华和顾织锦,恨不得在两人身上戳几个血窟窿。
    身后,跟着十来个身强体壮的小厮,手里拿着棍棒,一看便是来着不善。
    旁边,还有顾轻茉也跟着过来了。
    前段时间因为推顾芷萱入湖之事被罚祠堂跪拜,前两天刚被顾致安放出来,之后她又去找顾芷萱道歉讨好,两人的关系又得到缓和。
    关于顾隐修的事情她也听到了风声,今日跟沈惜茹一起前来盛锦院,明面是给她助威,暗地里也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来的。
    沈惜茹瞪着南灼华和顾织锦,目眦欲裂:“你们两个贱人,为什么要害我儿,不就是一块南翼令牌,你们凭什么害我儿失去半条胳膊!”
    本来顾致安都这事的态度是息事宁人,但顾隐修这两日把自己关在屋子不吃不喝,身形颓靡消瘦,沈惜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凭什么要她的儿子一个人受罪,南灼华和顾织锦她们逍遥自在。
    沈惜茹终究还是忍不住心底的仇怨,带着一群小厮要来给她的儿子出口恶气。
    顾织锦冷眸相对,“沈夫人倒是大言不惭,顾隐修又凭什么觊觎我外祖父南家的令牌,他没这个资格得到。”
    论口舌之争,顾织锦也不遑多让。
    沈惜茹无言以对,确实是顾隐修觊觎南翼令牌在先,但即便是自己的儿子有错,她也要袒护到底。
    旁边顾轻茉笑盈盈:“三姐姐怎能这般讲,我们和大哥都是一家人,也不用说两家话,那南翼令牌虽说是南老爷子留下的,可你跟九妹一介女子又不能驰骋沙场,那南翼令牌让给大哥又能如何。”
    “总归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总比让外人得到好。”
    “再说了,若是大哥借着南翼令牌水涨船高,我们顾家也会跟着蒸蒸日上,何乐而不为呢。”
    巧舌如簧,谁都比不过顾轻茉。
    顾织锦冷笑:“顾隐修这种自私自利的大哥,不要也罢,那南翼令牌他就死了这条心吧,我跟小妹是不可能给他的。”
    顾轻茉失望伤心的美眸看她:“三姐姐怎能说出这般狠心绝情的话,”转眼看向沈惜茹,委屈道:“茉儿可是替娘劝过三姐姐了,可三姐姐不听劝,茉儿也是没有法子。”
    话里的意思,倒是顾织锦不识好歹了。
    若说顾家的几个儿女中,最会巴结人,左右逢源的人,最属顾轻茉,这点可是跟顾宁允如出一辙。
    沈惜茹一把夺过身后小厮的棍棒,怒瞪顾织锦:“这贱人!顾家也没你这个三小姐,你对修儿不仁,也别怪本夫人不义!”
    “既然你们两个贱人欠修儿半条胳膊,本夫人今日就拿你们两人的两条腿偿还!”
    “那就看沈夫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顾织锦丝毫不惧,上前一步,习惯性把南灼华挡在身后,眉眼间英锐凌冽,仿佛当年一身傲骨的南夫人。
    身后一言不发的司夜侧目,短短半个上午的时间,对顾织锦似是另眼相看,本以为她只是个娇弱的女子。
    是那种软绵绵,性子柔弱的人。
    没想到是个不被人拿捏,有威慑魄力的女子,倒让他小看了。
    “今天本夫人拼了老命也要为修儿报仇!”
    沈惜茹朝顾织锦身上,狠狠挥着棍棒。
    忽而——
    一声利剑出鞘,眼前一片刀光剑影,沈惜茹手上的棍棒瞬间断成几截。
    突如其来的一招,沈惜茹何时见过这般厉害的剑气,扔下手中的棍棒,吓得汗毛倒竖,后退几步,看着司夜,惊恐,“你、你是谁?”
    利剑回鞘,司夜微低垂着下巴,冷漠的敛着眸子,对她的问题视若罔闻。
    顾轻茉转眸看着司夜鬼斧神刀般雕刻的俊脸,一眼,心底便是悸动,眸剪秋水,含着羞意忍不住多打量几眼。
    眼前的男子身姿挺拔,冷漠寒霜的俊脸莫名吸引着顾轻茉的眼睛,比起那些贵家公子哥,这个男子更能得到她的青睐。
    刚才他救顾织锦那一下,酸了顾轻茉的眼,她若无其事般笑言:“这位是谁家公子,怎么会出现在三姐姐院子里,孤男寡女的在一个院子,这要是让别人看见,有伤风俗,也会影响三姐姐的名誉。”
    她暗自瞟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司夜,又看向顾织锦,似是好心般劝言:“三姐姐也别嫌七妹说话难听,七妹也是为了你着想,毕竟三姐姐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呢。”
    沈惜茹更是如捉到什么奸情般,肆意羞辱:“好你个顾织锦,居然敢在院子里藏男人,还没出阁就忍不住找男人了,不知羞耻,你还要脸——”
    “唰!”利剑反射着银色寒光,闪了沈惜茹的眼,她下意识闭上,再睁开,那剑尖距离她的红唇,不过一两寸距离。
    似乎只要是她打个寒颤,都会碰上那剑尖。
    沈惜茹瞪着恐惧的眼珠子,身子一动不敢动。
    “再说一个字,我割了你的舌头。”
    司夜眉梢凌厉,冰冷的语气,让人如腊月寒风裹身,忍不住全身打寒颤。
    既然顾织锦交给他保护,除了人身安全之外,也不会让她受到一句恶语相向。
    何况这女人方才的话,都是无中生有,平白污蔑。
    沈惜茹被震慑住了,抖动着红唇不敢再吐出一个字,她怕,司夜说到做到,会割了她的舌头。
    方才他的剑法,她已经领教过。
    若是她敢再说出一个字,司夜还真敢割了她的舌头,男子汉大丈夫,向来说到做到。
    ------题外话------
    夜崽开始无意识的护媳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