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疆道红尘 > 第88章 不算完结的终章

第88章 不算完结的终章

作品:疆道红尘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云上芥蚁

公元2000年,是20世纪的最后一年,中国农历庚辰,龙年。也是21世纪的第一年,还是千禧年,又一个新千年的开始。
    千禧年,基督教神学名词,源于《新约·启示录》。指耶稣基督复临并在世界建立和平与公义国度的1000年。这期间,信仰基督的圣徒们将复活而与基督共同为王;魔鬼暂被捆锁;福音将顺利传遍世界。千年期满,魔鬼又被释出,再次进行迷惑人的活动。
    香喷喷的饺子上了桌,列文尝了一个,发出一声惊呼,立马风卷残云般,一大盘饺子眨眼之间就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段少华与杨丽丽相视一笑,异国的生活与见闻让段少华即新鲜又兴奋,尤其是和杨丽丽重逢后,双方都发现了对方新的变化。
    段少华变得成熟而又自信了,遇到事情处理的游刃有余,不再是那个青涩而又充满书生意气的年轻人,不免让杨丽丽刮目相看。
    杨丽丽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经过几年在莫斯科留学生活,气质见识自不同于一般女孩子,眼里多了睿智的光芒。段少华和她交谈时即使大脑飞速运转,也经常跟不上她的思维节拍,有些超前的思想与新潮的名词更是段少华闻所未闻,他不由得暗下决心,一定不能停下向前的脚步,要继续学习各种专业知识,开阔眼界,缩小与杨丽丽的差距。
    “北京故事”饭馆面积有300多平米,七八张散台,五个包厢。列文自从接手这个饭馆以后,变得勤快了许多,雇佣了中国人做厨师,本地人当服务员。菜品没有定式菜单,基本上是有啥食材就做啥饭,供顾客挑选的余地不大。
    来就餐的客人大多是在本地工作的中国人,久居国外,有时思念家乡的食物了,或冲着“北京故事”的招牌,邀请三五好友,来这里聚聚。由于从国内运送新鲜的食材、时令蔬菜不方便,客人对饭菜的味道并不十分挑剔。
    但是今天发生了意外,由于从国内运来了一大袋朝天椒,恰好一位客人要点虎皮辣椒,厨师二话不说就炒了一盘“虎皮朝天椒”端了上去。客人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做法,尝了一口辣的直跺脚,嚷嚷着要索赔,列文赶紧过去,赠送了一盘刚出锅的饺子才把这位客人应付过去。
    刚把客人安顿好,店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段少华接了电话,原来是杨杰从乌鲁木齐打来的国际长途,还没讲话,在电话里传来一阵鞭炮的爆炸声,杨杰喜悦的对他们说,听到了吗?典当行已经开业了!正在继续拌饺子馅的改灵没好气的对他说,你们杨家后继有人,你终于又重抄祖业了!
    李醒也在开业现场,从杨杰手里抢过电话对段少华说,过几天我和宋琦去T国谈一笔业务,估计要呆一段时间,你可千万要等着我啊!告诉列文,琳娜也要一起回去!
    段少华隐隐约约听到宋毅牙在旁边讲话,心念一动,童心大起,对李醒说,宋总在旁边吗?你给他说,我要看羊髀矢!
    李醒莫名所以,虽然疑惑不已,不知道“羊髀矢”的典故,但还是把这话原样给宋毅说了,李醒在电话里停顿了了几秒钟后对段少华说,我看见了,宋总腰间是拴着一块羊髀矢。宋总让我转告你,你的那块羊髀矢在他手里,回来后找他来拿吧!
    段少华赶紧一摸腰间,可不是,那块羊髀矢不知何时不在了。自己的羊髀矢怎么会到宋毅的手里?看来“托包克”的游戏自己彻底输定了,那包珍贵的红钱以后要姓宋了。
    段少华听说过“人间四月天”这句话,形容四月份人世间姹紫嫣红的美丽,可那是南方人的视角,在祖国西北边疆及中亚各国,其实五月才是最美丽的季节。
    城市中心有一片大花园,远处就是白色的总统官邸。大花园里有各种石雕塑像,有拿着小提琴音乐家,手持鹅毛笔的作家,还有戎装手握利剑的古代武士,可惜段少华看不懂塑像旁铭牌的文字,只好用照相机拍下来,回去以后慢慢琢磨。
    他和杨丽丽漫步在花园深处的一片花海里,谁也没有说话。
    一群白皮肤金色头发天真烂漫小孩正在嬉闹,见到他们走过来,窃窃私语一番,齐声用生硬的汉语喊道:“你好!中国人!”然后欢笑着四散而去。
    杨丽丽注视着这些可爱的孩子,嘴角浮现出一片笑意,忽而脸色又有些发红。段少华不解看着杨丽丽脸上的变化,将关切的目光投向她。
    杨丽丽收起笑容,坚定的对段少华说,将来我的病好了,也要生一群孩子。
    段少华听完这话,哑然失笑,感觉生孩子这事还离自己十分遥远,忽然也收起脸上的笑容,有一股感动的暖流涌向胸口,嗓子有些发紧。
    见杨丽丽有些疲惫,他找到一条石凳,在石凳上垫了一张报纸,让杨丽丽坐下。从包里又拿出杨家的那本《新疆游记》。
    这次出国,思量再三,他还是把杨家那本《新疆游记》又带在了身边。时隔8年之久,重新阅读此书,更是对谢彬的远见卓识与忧国忧民的精神钦佩不已。
    自谢彬入疆考察至今,不过八十年而已。八十年,只不过是历史长河中溅起的一朵水花,世界格局、西北边疆大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历史每一次天翻地覆的变化,对无数个如芥蚁般的普通人而言,意味着远离故土,扶老携幼,去寻觅新的家乡,经历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无数小人物的生活构成了大气磅礴的恢宏史诗。
    天空很蓝,很高。
    一群鸽子在天空自由的飞翔,鸽哨发出悠远的回响。
    那群可爱的孩子见他俩坐下来看书,好奇的围了上来。有个个头较高,满脸雀斑的孩子指着书皮封面,叽叽咕咕用俄语问了几句话,大意是问这本书的内容。
    杨丽丽亲切的望着他们,用俄语对他们说,这是一本介绍中国新疆的书,我们就来自那里,那里有湖泊,高山,草原,森林,还有和你们一样心地善良的人们。
    见那群小孩听得似懂非懂,杨丽丽一字一句的用汉语教他们说:“中国,新疆;新疆,中国!”
    小孩们参差不齐的大声跟着念,也许感到新学的这几个词很有趣,嘻嘻哈哈不停的重复着。
    段少华见杨丽丽那么喜欢教孩子读书,对她说,你索性不要回国,申请到孔子学院当一名老师得了;我现在开始跟着改灵同志苦学厨艺,咱们在物质享受与文化提升方面比翼齐飞,你看可好?
    杨丽丽听完这话,用手轻掩住嘴,眼波流动,露出妩媚的笑容,对段少华说,那你可要勤学苦练,我好久没吃过地道的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