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王妃是个交换生 > 第499章 本王背你

第499章 本王背你

作品:王妃是个交换生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素子花殇

两人徒步下山。
    确定四周都无人,青柠才敢开口说话。
    “我们这样对宫夫人,真的好吗?”
    “什么?”
    “骗她呀,骗她我是宫千暮。”
    “有何不好?你给她一个迟暮老人活下去的支撑,她给你必要的娘家保护,各取所需啊!再说,宫千暮本就活着,又不是死了,既然你们两个能等值交换,说你是她,没毛病,不算骗。”
    青柠竟无言以对。
    步封黎微微叹出一口气,也像是松一口气:“好在宫夫人是聪明的。”
    “是啊,反应真快,戏也唱给皇上看了,还给水饺这个身份安排得明明白白,也不惧皇上去查。不过......”
    青柠突然话锋一转,眉眼弯弯笑道:“最厉害的还是你了。”
    步封黎看向她:“什么?”
    “是你让我开口,故意让宫夫人以为我是她女儿,宫夫人才会这般做这般说啊,所以,最会操控人心的人,是你。”
    步封黎垂眸没做声。
    他只是不想她水饺的身份活得太辛苦、太艰难而已,才会这般去利用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对女儿的爱。
    “对了,本王跟你一起去你那边去了几日?”
    听到“本王”二字,青柠怔了怔,转眸看向他。
    “你也跟他们一样,一点记忆都没有吗?”
    男人微微摇了摇头。
    青柠面色微黯,垂下眼。
    讲真,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多少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她存希冀的时候在想,或许他跟别人不同呢,毕竟,他是男主角。
    却原来也是一样。
    “两日,在我们那边是两日,这边过了多久不知道,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嗯,本王在那边......”男人的话顿了顿,才接着道:“好吗?是因为你要送本王回来,才穿回来的?”
    “不是,是想把宫千暮换过去。”
    虽然她嘴上说,绝对不帮钦博言那个卑鄙的疯子,但她心里知道,只有真的爱一个人爱到忘了自己,才会那般赌上自己的前途命运与一切吧。
    将心比心,步封黎为了她,也没少让宫千暮受苦。
    曾经他自己也跟宫千暮讲过:不想让她受委屈,故不得不委屈他人。
    这般想着,她就原谅了钦博言对她的逼迫。
    “看看这是什么?”青柠自睡衣口袋里掏出一物,给男人看。
    男人瞅了瞅:“不就是你那个可写字可录音的宝物。”
    “嗯,这个叫手机,你袖袋里也有一个,上面记录了很多我们俩在那边的生活片段,回府以后你再慢慢看。”青柠将手机揣回睡衣兜里。
    男人却迫不及待去掏自己的袖袋。
    先掏出的是一块充电宝。
    “这个不是,这是充电的,就是......”青柠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是手机就好比一盏灯,灯亮靠的是灯油,这个东西就是灯油,一旦手机没电了,就用这个东西加油。”
    男人又掏。
    还是一块充电宝。
    再掏。
    依旧是一块充电宝。
    继续掏。
    仍然是一块充电宝。
    男人就无语了,看向她。
    青柠笑:“没了没了,就四块,你已经掏完了。”
    “难怪本王觉得袖袋那么沉呢。”他换了一边袖袋去掏。
    这才掏出手机和充电器。
    “回去再看。”警惕地望了望周围,青柠又强行让他放回袖袋。
    “对了,”青柠突然想起皇帝最后说的那句话,眉目之间染上几分愁绪:“皇上的意思是还要你去领罪吗?”
    “嗯。”
    “那会治你什么罪?”
    “不知道,”男人指了指她脚上的拖鞋,“你这鞋子能走路吗?”
    “走路是能走,就是下山有点......”
    男人当即走到她前面,背对着她弯下腰。
    “本王背你。”
    “那倒也不至于......”
    话还未说完,青柠就感觉到腿弯处一重,脚下一轻,男人已经径自将她背了起来。
    见男人直起腰身便走,青柠连忙展臂箍住他的颈脖。
    好在她轻,男人又会武功,背着她依旧脚步轻盈,就跟他一人时无两样,丝毫压力都没有。
    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伏在男人的背上,青柠很是惬意。
    “步封黎,看在你这么辛苦背我的份上,我唱歌你听吧。”
    刚好头靠在他的肩窝处,可以附着他的耳朵唱,也不需要大声。
    “嗯。”男人自是欣然。
    青柠咬唇冥思,唱首什么歌呢,突然就想起了那首曾让这个男人闻歌色变、吓得跟个什么似的,视她为洪水猛兽,并骂她丧心病狂、不要脸,最后实在受不了,让她滚的《天仙配》来。
    眉尖一挑,她便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她一句刚起,男人脚下一滞,差点摔跤。
    青柠笑,知道他定是想起来了。
    见他继续背着她往前走,她也继续唱:“绿水青山带笑颜,随手摘下花一朵.....”
    正好边上有山花,她伸手够了一朵折下,插在男人的发髻上:“我与娘子戴发间,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
    男人大概忍无可忍了,再度停住脚,侧首问她:“你难道就会这一首吗?”
    “不是,我还会别的,”说完,青柠继续唱:“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
    她清楚地看到男人微微抽搐的嘴角。
    显然知道了她是故意的,他便也改变了策略:“那还是唱前面那首吧,那首挺应景的。”
    应景?
    曾经可不是这样的哦。
    “我以为王爷会生气呢,比如质问我,你难道没有一点廉耻之心吗?谁与你成双对,谁与你叫娘子?还从今往后不再做奴婢了,你是做梦做疯了吧?不做奴婢你做什么?还夫妻双双,你要脸吗?”
    男人:“......”
    “王爷,你听说过真香这个词吗?就是真香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没有。”
    “王爷不问问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
    “唔,只可意味,不可言传,反正,王爷真香了。”
    步封黎何其聪明一人,闻见她这样说,便也猜到了大概。
    自是不认。
    “那些本王又不是跟你说的,是跟婢女青柠说的,不是你向青柠。”
    青柠刚准备出声反驳,蓦地听到一声叫唤自身后传来:“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