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 第161章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十四)

第161章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十四)

作品: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蒙蒙不萌

朝辞这安慰也算差强人意, 檀烈不再纠结赵绎的问题。
    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跟赵绎根本没法比。朝辞身边的人如过江之鲫,但这些人, 包括自己在内, 都不重要, 只有赵绎才是他心底不可触碰的禁区。
    但是他回头想想宣承,又觉得气血上涌。
    “你怎么还是没跟他断了?”他忍了又忍, 还是忍不住质问,“他有什么好?宣家传统古板, 不可能允许他出轨, 现在已经在帮他物『色』联姻人选了,你跟这种人有什么好来往?”
    “你调查他?”朝辞皱眉。
    宣承在b市很出名, 但是檀烈作为一个才来到华国没几个月的d国人, 不可能就把宣承和宣家了解得这么清楚。更别说什么准备物『色』联姻人选了,这事情朝辞都不知道, 应该是还未曾公开的消息。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特地调查了宣承。而他跟宣承唯一的交集就是朝辞,因此他调查宣承, 本质上是为了干预朝辞的私生活。
    “我就随便查了查,万一他是个人渣怎么办……”檀烈看着朝辞脸『色』沉下来了, 也变得有些心虚起来。
    “他是不是人渣, 都是我的事情, 跟你有什么关系?”朝辞抬头反问。
    “……”檀烈没说话,心脏却像是被拉扯般疼痛。
    他为什么要调查宣承, 这件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其实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他和朝辞都知道。
    因为他喜欢朝辞。
    可朝辞却不稀罕这份喜欢,他只是把自己当成炮友,一旦越界, 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开。
    檀烈沉默后,直接道歉了:“是我错了。”
    僵持下去没有意义。除非他真的想就此跟朝辞一刀两断。
    “你早饭吃了没?这里的早餐味道不错,我让他们给你留了一份。”
    说完连檀烈自己都感觉一阵悲哀,
    换做几个月前的他,怎么想得到自己也有这么卑微的一天。情人跟别人出去一夜情,他非但提都不能提,还要担心情人生气而转移话题。
    “走吧。”朝辞率先走在了檀烈前面,随后回头对檀烈说道。
    檀烈就像是得到了什么特赦一样,跟在他后面走了。
    吃完了早餐后,一伙人都说要去玩水上滑翔伞。
    赵绎是玩滑翔伞的高手,滑翔伞证书共有五个等级,从a到e依次深入,赵绎已经考到d了。若非他没太多时间参加正式的滑翔伞比赛,
    e级证书离他也不远了。
    朝辞自己也会玩一点,不过他是个菜鸟,玩的话就是会一点点,不太尽兴。因此以前玩滑翔伞,都是赵绎带着他一起,这人还能各种高空炫技,留空飞行、越野长途飞行……跟他玩比自己随便玩有意思多了。
    不过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朝辞连飞机座位都不跟赵绎坐一块,更别说坐同一个滑翔伞这种亲密的行为了。
    但是总要有个人带着,毕竟朝辞没专业证书,自己一个人上太危险了。最终他坐上了檀烈的滑翔伞。可能这些人骨子里都有些疯狂,
    檀烈虽然不像赵绎一样,是个极限运动发烧友,但是也追求这样的生死刺激,空闲的时候也考了滑翔伞b级证书。
    因为还带着朝辞,他不敢飞得太高,就是在离海面两百米的高度上飞行。
    每次到这个时候都是赵绎的炫技时刻,大家就看着他各种高空炫技,不过这次等朝辞和檀烈飞了好一段时间后,也没见赵绎来玩。
    完了一上午后,下午又去玩潜水。朝辞累得够呛,回到住所就想瘫在床上。
    然而他可能瘫不了。因为一回来,檀烈就粘着他,到现在人还呆在他的房间里。
    檀烈给他倒了杯水,朝辞接过后无奈地说:“九点了,你不回去休息吗?”
    檀烈坐到了他身边,将头埋进他颈窝里。
    他比朝辞高了半个多头,看上去人高马大压迫感极强,然而现在却像个温顺的大型犬一样,黏黏糊糊的。
    朝辞吃软不吃硬,也有些无奈。
    “我已经四五天没开荤了……”檀烈埋在朝辞的颈间,闷闷地说。
    朝辞:“……”
    他也不是第一天觉得檀烈这中文好过头了。
    “行吧,就一次。”朝辞说。
    檀烈像是瞬间得到了神谕一样,直接将揽住朝辞的后背,在他唇上大力啃咬了起来。
    朝辞只觉得嘴上一阵刺痛,被人又吸又『舔』,过了几秒就被直接压在了柔软的床褥上。
    ……
    …………
    最后朝辞直接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后,问他的事后感是什么,他只想给自己眼睛p条马赛克,再举个“当事人”的牌子放在自己的胸前,说: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檀烈这家伙上一秒还跟温顺大型犬一样,人畜无害,得了朝辞的允许后就原形毕『露』,那凶狠的模样就像是恨不得把朝辞生吞活剥、拆吃入腹。说好了一次,一次是一次,但是檀烈这畜生每次到关键时刻就停下来强自忍耐,熬过那一阵后继续作妖,把这所谓的一次延长得无穷无尽,朝辞都快崩溃了。
    其实檀烈从前的『性』|事并没有这般激烈,基本上都是以双方享乐为前提。特别是他和朝辞的第一次,因为他知道朝辞从未有过这方面的经验,那天晚上更是温柔到了极致。
    但是今天,他真的是被宣承截胡的事情气狠了。也是他第一次,这么明明白白地意识到,就在昨天晚上他一个人躺在酒店里彻夜未眠时,朝辞正与那宣承翻云覆雨。
    这样的想法『逼』得他几乎发疯,让他理智在脱轨的边缘。而白天里他也不能有任何抱怨,因为他没有资格管束朝辞。
    只能将心底压着的嫉妒在这时候发泄。特别是在他看到朝辞身上的斑斑情|欲痕迹时,更是嫉妒得眼睛都发红了。
    第二天,那些人又组团去玩快艇,朝辞躺在床上一动不想动了。
    檀烈留下来照顾他,一边给他喂水喂早餐,一边被朝辞瞪。
    他们不知道的是,昨夜他们胡天胡地,也有人因此彻夜失眠。
    赵绎觉得昨天晚上的他一定是疯魔了。
    潜水回来后,那群精力无穷的少爷小姐们,还举办了泳池party。赵绎却发现朝辞早早不见了踪影。
    他再了解朝辞不过,朝辞这一天下来又是滑翔伞又是潜水,肯定把这个懒得要死的人弄得够呛。他会躲在房间里休息,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和朝辞一同不在的,还有檀烈。
    这两者合在一起,就给了赵绎极其不舒服的猜想。
    因此他也没有继续留在一楼参加这个泳池派对,而是回到了三楼。
    他记得朝辞房间的位置,也记得他跟檀烈的房间是比邻的。
    但是此时檀烈的房间并没有人,连房门都是打开的。而朝辞的房门却是紧闭,甚至若隐若无地传来了些许声响。
    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声响听起来也稀稀疏疏的,难以听清究竟是什么声音。
    换做是别人过来,只会觉得朝辞在里面说话,可赵绎却知道里面究竟在干什么。
    赵绎看着檀烈房间那打开的门,仿佛受到了魔鬼的引诱。
    他走进了这个房间。
    房间不仅门是开着的,连灯也打开了一盏。
    这种别墅酒店显然不可能在客人没回来的情况下就这么做。檀烈应该是刚刚回来了一趟。
    赵绎随便看了看,除了酒店提供的基础陈设外,檀烈在这里什么都没放,难怪他这么放心。
    随后他注意到了被打开的床头柜,走近一看,他看到了一个遗落的安|全套。
    他神『色』瞬间一顿。
    或许这就是檀烈回来的原因。
    但他并没有过多停留,而是直接走到了阳台的地方。
    走到了阳台上,那声音就变得十分清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