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只岛龟在末世 > 第94章 番外树海图腾(完)

第94章 番外树海图腾(完)

作品:养只岛龟在末世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北楼月下

第二天早上八点三十分, 金灿灿的阳光洒满了整片树海,雨林中的湿意阴霾都被驱散几分。
    部落的野人们早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男人们带着武器在附近捕鱼打猎, 女人们坐在平台背光的凉棚中,双手灵巧地编织从树皮上剥下来的纤维
    她们正有说有笑聊着天, 在听到几声嘎吱响后, 抬眼好奇地看向偏僻处的一排木屋。
    一行服饰样貌与他们完全不一样的人从崭新的木屋中走出,眉宇神态间带着养尊处优的从容与慵懒。
    他们迎着阳光朝平台漫步走来,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易玮在傻白甜们的锻炼下, 已经能忽略各种奇奇怪怪的目光, 他蹙了蹙眉,斜眼看向周围:“你们有精神点啊,收拾完进化体就随你们玩。”
    在柔软舒适的豪华游轮大床上睡习惯的傻白甜们一时间不能接受如此原始又简陋的环境, 一串人蔫蔫哒哒, 闻言只是撩起眼皮, 有气无力“哦”了一声。
    一片寂静后。
    “这里有电动牙刷吗?想刷牙……”
    “睡得背好疼啊, 哪里可以按摩吗……”
    “啊我通讯没电了,你们部落有2.4a的快充『插』座么?”
    大巫听着这些细细碎碎的要求,额角狠狠跳了跳, 站在傻白甜身份外,他总算体会到了这些人气死人不偿命的本领。
    首领真是不容易,大巫偷偷看了一眼习以为常的易玮,叹息摇头。
    易玮选择『性』过滤这些智言障语,眺望青翠起伏的树海,回忆着昨夜在木屋中讨论的那个方法,侧头对大巫问:“我们今天去树林里转一转,最迟明天就能开始解决那些进化体了, 部落的勇士听你的命令吗?我们需要帮助。”
    大巫闻言面『色』一喜,忙点头:“当然!您有办法解决它们了吗?那太棒了!别说帮助,只要能解决进化体,这个部落的勇士能把命都给你们!”
    大巫说完,回身用当地方言呼喝两句,很快,就有一位全身密密麻麻图腾的勇士从树林间蹿到他们眼前。
    这个勇士将近一米九,在赤道的热带雨林中显然是万里挑一的身材高大,黑『色』的图腾将他的五官肤『色』掩去大半,但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勇士身上布满的累累伤疤。
    易玮觉得这个野人有点眼熟,仔细回忆一下才认出这是昨天带头攻击他们的那个人。
    勇士认真听着大巫说的每一个字,在从翻译鸡那里听明白意思后,图腾下的脸瞬间一阵扭曲。
    他转身面对易玮,后退两步直接俯趴在地,额头紧紧磕着粗糙的地面,整个身体还在隐隐颤抖着。
    “怎么回事?”易玮一惊,忙错开两步回避这个大礼。
    大巫揣着手瞅了地上的勇士一眼,眼底流『露』出一丝怜悯:“他叫阿捷,现在是部落里的勇士长,别看他现在这么大一只,我几个月前刚来的时候,他还瘦的不成人样,满身都是化脓的伤口,因为所有的亲人都被进化体虐杀了,他几乎是靠着报仇的意志才坚持到我来。”
    大巫眼神渐渐变得复杂,对着易玮轻声说道:“这是部落里最隆重的礼节了,我想他是在表达昨天对你们的歉意,还有,这也是将命都交予你们的意思。”
    易玮沉默了会儿上前扶起他,被进化体弄到家破人亡的幸存者他见过很多,但每一次见到,他的心情都会很沉重。
    是时候找到一劳永逸的方法了。
    “走吧。”易玮率先踏上摇晃的小艇,“我们去找个地方端了它们。”
    易玮表面不动声『色』,但他的想法已悄然改变,这一次,他的目光说不定能放远一点。
    傻白甜们振奋精神跳上船,一脸高高兴兴,野人阿捷也带着忐忑小心翼翼跨上小艇。
    只有雷昊敏锐嗅到空气中澎湃的气息,他凝视着其他人看不见的因果轨迹,陡然睁大双眼,他猛地转头看易玮:“你是想……”
    易玮竖起一个手指,轻声道:“嘘——我会成功的对吧?”
    雷昊难得怔了怔,随后抬手拍拍他的肩膀笑:“你是谁啊,当然可以了!”
    *
    为了提高剿灭进化体的效率,这个陷阱的选址就必须是在两万平方公里的树海中心位置。
    正好部落的建筑群就在树海中央,所以他们需要探查的范围并不大,一天时间足够小艇在部落周围巡航一圈。
    阿捷对周围的树林了若指掌,他第一次坐在小艇上,高科技带来的新鲜和震惊让他还有些恍惚,但很快,周围熟悉的景『色』就将他带回现实。
    “这里是我们差点灭族的地方。”阿捷指着这片异常茂盛的榕树林,刚毅的脸上交织着刻骨的恨意与浓厚的悲哀,他看向易玮,“我们当初选了这个地方来应对怪物的袭击,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一次还可以在这里战斗。”
    “在这里,祖先和同伴们不灭的灵魂和未凉的鲜血会保佑我们的。”阿捷在狭小的船艇上朝树林跪拜下来,俯身时紧绷的肌肉彰显着内心的不平静。
    “嗯,我们再看看。”易玮没有立刻答应他。
    阿捷有他的信仰,易玮也有自己的考虑。不灭的灵魂他们看不到『摸』不着,而战场的地形地势是能用科学客观测量出来的。
    阿捷闻言也没有很沮丧,他无声站了起来,继续为易玮介绍树林的分布,只是情绪低沉了许多。
    然而等到夕阳西下,在部落周围转悠完一整圈的易玮发现。
    还真他娘的是那个地方最合适!
    易玮忍不住将思维飘到神神鬼鬼的地方去,一身鸡皮疙瘩半天没下来,最后还是雷昊出声拯救他。
    “之前部落的勇士们肯定也探查过周围的地形,他们一生都以战斗为伴,肯定对战场的选取更加敏感,说起来还是我们卖弄了呢。”
    易玮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吁口气,想了想还是对阿捷说:“你说得没错,战士们不屈的灵魂会保佑我们赢得战斗的。”
    阿捷闻言很开心,又朝易玮行了个奇特的礼,随即问道:“大人想在什么时候开战?我召集所有的勇士们做好准备。”
    易玮看了眼黯淡天『色』下显得危机四伏的密林:“事不宜迟,就明天吧。”
    阿捷面『色』一肃,领命往部落勇士们聚集的地方跑去。
    今夜,和往常一样壮观的篝火并没有迎来孩子热情的欢呼,他们早早被赶到了床上,在父母亲略显忧愁的神情中不安地睡着了。
    勇士们沉默地大口往嘴里塞肉,让充沛的能量一丝丝注入肌肉骨骼间。
    女人们则拥簇在篝火旁,不顾热气的熏腾,双眼眨也不眨地削制手中的木枝,将它们削成锋利的木箭,并在箭头上涂满蓝幽幽的毒『药』。
    篝火彻夜未熄,紧绷的气氛萦绕在整个部落,许多人睁眼到天亮。
    不过这对傻白甜们没什么影响,他们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咂咂嘴,仿佛这只是一个一如往常的夜晚。
    *
    又到了早晨八点,易玮准时来到平台上。
    傻白甜们从小艇的置物箱中取出武器,规规矩矩站在小艇上,大巫也脱下黑『色』长袍,换回方便的服装,取了一支能源枪,再一次和基地的伙伴们并肩作战。
    野人勇士们更是凝肃庄重,他们昨晚趁着夜『色』重新描了一遍身上的图腾,越发漆黑的纹路在缠绕在身上,让这支五百多人的队伍更显神秘诡谲。
    易玮在他们整装出发的时候,半垂着眼抱臂站在平台边缘,像是没睡醒的模样让阿捷狠狠揪了把心。
    但是跟来的几个契约者和终代体平平可没这么觉得,他们能清晰感受到,有股看不见的能量在易玮身边涤『荡』……
    澎湃、压抑、令人心惊。
    “出发了。”他淡声吩咐。
    载着一船战队的小艇来到昨日选好的那片战场,小艇后方不远处,一群神出鬼没的野人勇士缀在树梢间默默跟着他们。
    树海安静得出奇,除了鸟虫的鸣叫声和野人在树梢行动的沙沙声,平静又祥和,一点不像大战前夕。
    “到了。”站在船头观察的司俊贤悄声说道。
    小艇慢慢驶入这片异常茂盛的密林,这里看似枝叶繁茂,其实只有一棵树。
    一棵极尽粗壮的榕树坐落在密林中央,周围衍生的树干,全是它枝桠间垂下的气根,而这些气根还在往远处蔓延着,生生不息。
    野人们一踏进这片密林,都沉默着抚.胸朝巨树垂下头颅。
    他们永不会忘记,巨树下埋葬了多少族人亲人的骨肉。
    “这棵树应该是树海最开始的那一棵。”雷昊昨天忙着查看环境,对周围树的形态倒没有多注意,但今天一看,饶是他也忍不住惊叹道,“或者说,这片树海就是由一棵树构成的。”
    易玮也奇特地望向它,眼角眉梢陡然带了点笑意:“那正好,看来真是祖先保佑哇。”
    小艇悠悠靠在了巨树旁,易玮下船踏上榕树盘综错杂的根系。
    “大人,我们需要做些什么?”阿捷从垂落气根『荡』到易玮面前,板着声音问道。
    他的忠诚和理智在束缚着他相信眼前的男人,但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却闹得他浑身不安。
    阿捷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斗,没有计划,没有安排,就是一堆人拿着武器戳在这里,比部落里举办的篝火宴会还要随意。
    易玮转头看了一圈:“你们就埋伏在周围树上吧。”
    阿捷等了等,发现这就没了下文,呆了呆:“然后呢?”
    易玮也呆了呆:“然后能杀就杀啊?”
    阿捷怀疑自己听错了,这算个『毛』线的围猎计划啊!放在平时的部落狩猎中,连只野山鸡都打不到好吗!
    阿捷心『乱』如麻,鼻孔里喷着粗气,就在他实在忍不住想要说些啥时,眼角余光瞄到小艇上和小伙伴们有说有笑的大巫。
    是了!他们的大巫也是这样,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怕,但大巫总能在每一个危急时刻出乎意料,化险为夷!
    阿捷顿悟,散去眼底的疑虑,朝易玮郑重点头后就翻身蹿上树梢,带领部落的勇士们掩盖好气息藏在树枝后。
    正午的太阳渐渐攀爬到树海顶端,成束的光芒散布在带着雾气的林子里。
    易玮一步步攀爬到榕树顶端,他轻喘着气回身背对榕树。
    雷昊司俊贤和傻白甜们围绕在树周,端着武器向周围瞄准。
    开始吧。
    易玮心头默念,慢慢闭上了眼。
    他很久没有用过这个技能了,自从最大的威胁铲去,他们就放松了身心,连带着能力都没有突破的契机。
    不过今天是不同的,易玮突然间认识到,在他们眼里,除了华北基地,其它的进化体都不算威胁,但是在世界上的其他人眼里,只要进化体还在一天,还有一只,他们就没有安宁的生活,他们就时时刻刻要面临着家破人亡的惨剧。
    易玮的心境豁然开朗。
    或许他能做到的不仅仅是剿灭个华北基地,他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帮助更多人能有机会生存下去。
    前所未有的刺目白光从他身体逸散,『潮』水般从树海的最中央往周围扩散。
    第一个灾难的开始源自于一场黑『色』的海啸,第二个灾难的结束依赖于一场白『色』的『潮』水。
    白光将大树笼罩其中,将树海笼罩其中,而它还在继续扩散,直到整块海域,整片板块,整个世界。
    【虽然有人的思维,但有一样东西能让所有进化体失去理智,那就是进化。】
    在那一刻,每一个清醒的契约者都心头一悸,忍不住抚了抚胸膛。
    每一个进化体都停滞了动作,齐齐望向树海的方向。
    随即疯狂朝这里涌来。
    哈密瓜从海面昂起了脑袋,默默感受着熟悉的能量。
    联盟军抬起枪.口,十字镜内进化体的身影不顾伤势正在远去。
    上一刻还在进化体利爪下哭嚎的人类战战兢兢抬起头,恐惧又不解地看着进化体越过他们,朝一个特定的方向狂奔。
    没有一个进化体能逃过这个香味的引诱,它们赤红着眼,毫无理智地追求进化。
    在将进化能量扩散出去引诱进化体之后,易玮睫『毛』颤了颤,眼睛渐渐睁开,他低头望着手中洁白纯净的一团能量,眼底充斥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此刻的树海里,窸窸窣窣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下一秒,无数飞禽走兽奋不顾身往他手中的能量扑来。
    “哒哒哒——咻咻咻——”枪林和箭雨朝每一只化成兽形的进化体攻击而去,每一秒刻都有进化体受伤倒地,但没有一只进化体选择反击,它们已失去的所有的思维,它们的生命只为易玮手中的白『色』能量存在。
    进化体的数量太多了,流浪战队和部落勇士们的攻击渐渐有了缺口。
    突破火线的进化体们带着血肉模糊的伤口,张牙舞爪扑向易玮。
    易玮在它们即将触碰到能量的那一刻,突然挑起嘴角笑了笑,反身将能量打进身后的榕树!
    那一刻,整片树海就像活了过来,枝叶蓬勃生长,气根疯长扭动,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绿『色』的牢笼,将所有误入其中的生物笼罩在内。
    “杀了它们。”易玮轻声道。
    刚刚觉醒神志的榕树没有半分犹豫,千万条气根活了过来,将树海内的进化体一只只绑起勒紧,没过多长时间,整片树海就摇摇晃晃挂着形态各异的尸体。
    部落勇士们惊呆了,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截褐『色』气根乖巧地将易玮卷起,送到树下。
    他回头看一眼生机勃勃的榕树,对大巫说道:“这棵榕树并不能完全吸收我给它的进化能量,所以接下去的时间,它会代替我成为永远的诱饵,直到将所有进化体都引到树海,直到将进化体彻底绞杀干净。”
    大巫嘴唇颤了颤,看着易玮有些苍白的脸『色』,喃喃:“这里,就是进化体的地狱了。”
    “是的,不过有一个缺点,榕树会将所有试图争夺能量的生物杀死,不管他是否是进化体,所以你们还有个任务。”透支了能量的易玮晃了晃身子,抬手撑住榕树,“最好不要让人类进来,人类的贪心也不见得有多弱。”
    大巫了然,沉着脸点点头:“我会让部落守护好树海的。”
    *
    部落的野人们惊惧地看着整片树海像是沸腾一般疯长,然后更惊惧地发现有一个巨大的东西向他们飞来。
    那是一座飞行的岛屿。
    “左边点左边点!哎呀太过了!往右一点!停!下降下降!”
    勇士们都进树林了,这时候留在部落的都是一众老幼『妇』,他们抖着身子望着岛屿越压越低,眼看就要将他们的部落整个压碎。
    “停停停!别降了!要压到了!”
    “哇……你这指挥得也太窒息了吧?”
    “怎么就怪我了?你行你上啊!”
    “早知道就我上,我上可比你好多了!”
    “呸!事后诸葛亮谁不会啊?!”
    “别吵了别吵了,首领他们回来了!”
    易玮看到险险停在部落上方的福岛,疲惫地对大巫说:“我让他们准备了不少东西,你们部落应该用得到。”
    大巫看到久违的福岛,热泪盈眶:“呜呜呜我终于能上网了吗?没网的日子可太苦了!”
    易玮闻言失笑,豪气道:“想要什么尽管说!都给你们备上!”
    “啊对了。”易玮往福岛走了一半,突然回过头,看着大巫真诚道:“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永远都找不到这样的方法……真的谢谢你们为世界的发光发热,一直没有说,我能遇到你们真的很幸运!”
    大巫瘪瘪嘴,鼻子一酸:“嗯!”
    *
    “历史就是这样啦,不晚了赶紧睡吧!”方雪琴捻了捻儿童床上女孩儿的被角,细声温柔道。
    “妈妈,以前的世界真的没有这么多水吗?真的有那种怪物吗?我们的脚底真的是只乌龟吗?”小女孩巴眨着毫无困意的大眼睛,『奶』声『奶』气问道。
    “真的真的,你要是能早点睡,明天我就带你去易叔叔那里看哈密瓜。”方雪琴拍了拍她的小肚皮,微笑看着她心满意足阖上双眼。
    等到女孩儿呼吸平稳,方雪琴走出房间,来到阳台上,静静看着远方的海面。
    八年后,水平面并没有下降,世界依然是片汪洋,但人们已经习惯了海面上生活,他们开始自己打造大陆,用智慧和双手将世界恢复到往常的繁荣。
    生活虽然苦,但也有幻想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
    那就是有朝一日能遇到一个神秘的岛屿,那是所有生物向往的天堂,据说在上面生活的人能一辈子无忧无虑。
    听到这个传言,傻白甜们纷纷表示哪里有可能,我们烦恼的东西也很多好吗?
    比如祁之洋的治疗怎么还有那个要命的限制,比如学习鸡的补习费真的贵得可以,又比如福岛的房价来越高了……
    这和末世前有什么区别,想想就很社畜很秃头好吗?
    ……
    易玮嗤笑一声,把吵得『乱』七八糟的意见论坛关掉,将通讯扔在手边,向后撑着上半身望着天空的皎洁月亮。
    【哥哥,接下来要去哪里呀?】哈密瓜糯糯问。
    【你想去哪就去哪,现在是我们陪着你。】易玮轻松晃了晃脑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