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部列传 > 第70章 nbsp; 白河夜船(3)

第70章 nbsp; 白河夜船(3)

作品:暗部列传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机械松鼠

第二天, 等到清彦爬起来准备吃早饭的时候, 卡卡西和天藏都已经早早地赶赴了训练场。
    纲手大人的命令下得急促,可惜新术的开发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很依赖天时地利,机缘巧合, 和那么一点点最重要的灵光一闪。
    清彦自认为自己对于写轮眼的理解说不定还没有卡卡西本人深厚,因此压根没打算在这件事上多『插』手, 想来有了那一箩筐的卷轴之后, 总归能提高一点修炼的效率吧。
    ——至于这是否涉足了宇智波一族的不传之秘, 又或者什么家族当中不足为外人道的内容……既然佐助没把它们一起带走, 那就说明无所谓。
    火影式耳顺术, 廓庵入鄽垂手,原本就是初代火影用来压制九尾的特殊术式, 目前只剩下了初代留下的忍术卷轴, 至于具体诀窍如何怎样学习效率更高,根本就无从谈起。而写轮眼的高阶段用法, 一旦涉及了万花筒写轮眼之后, 就同样介入了一个近乎于玄学的范畴——人人各有不同,完全没什么书面上可以依存的资料。
    他们大概需要修炼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清彦想。
    分出了一个影分.身留守本丸处理文书工作, 清彦的本体整装待发,打算趁着纲手大人的敕令出一趟村子。
    ——谁知道纲手大人这么说是不是因为要避开团藏的风头,不管怎么说,行动走在团藏的推测前面都是更加安全的举措。
    “大典太, 还有……唔,同田贯。”
    清彦招呼了一声如今留守的刀剑:“你们两个今天去暗部第三支队报道,阿灯队长会分配任务给你们,不啻于是些巡逻之类的,尽可能别被村民们发现地执行任务就好,面具可以拿我的,有需要的话换一下暗部的制式服装……”
    他看了看大典太和自己差距挺远的身高:“不然穿暗部的黑斗篷也行。”
    虽说他自己在忍者的行列当中当然也说不上矮,但是面对一个一米九高和森乃伊比喜差不多的大个子……他的制服当然是不合身的。
    “明白。”
    同田贯正国很简洁地答应了清彦的要求:“主君大人您要出村?”
    “去一趟雨之国,第一批交付的输水管道估『摸』着时间已经竣工了。”
    清彦正挑拣着这次要和他一并同去的刀剑:“虽说是风之国最后要用来使用的东西,但是你猜雨之国的那个‘神使大人’会不会让咱们顺利地拿到货?”
    以对方敏锐多疑的『性』格,如果不是他自己本人前来的话,说不定又会遇到百般刁难吧。
    “那你带谁去?”
    同田贯正国顺口问道:“带几振熟悉作战的?”
    “不,熟悉不熟悉作战在她看来应该都没有意义。”
    清彦摇了摇头:“除非把火影大人带在身边亲自前往,否则面对那种能够在山椒鱼半藏手里讨到好的家伙,大多数人在他们的眼里都不够看。”
    “那太危险了。”
    大典太闻言停下了往自己身上套斗篷的动作,斗篷也比他自己小一号,肩膀有些窄,穿胳膊都很费劲:“应该派遣纯刀剑的队伍。”
    清彦将活化查克拉的绷带缠绕在脚踝上,扎紧自己的裤管,仍旧不是忍者的装扮,而穿得更趋向于是猎装:“那才有一去的价值——放心吧,如果真有那种生死一线的手段,我会考虑提前解除限制。从时之『政府』带回来的御守也都准备好了,安全层面上不用担心。”
    ——但是即便能够逃脱死亡,也不代表可以无惧病痛。本丸当中有不少刀剑们都在心中默默反驳,却没有一个人真的驳斥出口。
    “那么,清彦大人,祝您武运昌隆。”
    *
    等到隔着两个训练场,卡卡西和天藏被像是两条死鱼一样捡回来之后,见到的就已经是留在本丸里当工具人的影分.身了。
    以这两个人如今的忍术造诣,当然不可能分不出来影分.身和本体,卡卡西抬起眼皮:“你出村了?”
    “嗯,出去陪着刀剑一起押运一批货物。”
    影□□埋在一大堆的文件当中,桌上甚至还摆了个算盘——这个没有民用便携计算机的时代可真是太麻烦了——噼里啪啦打得不停:“估计会在风之国停留一段时间,不过也留不了太久,他给我身上留的查克拉只够在无战斗状态下支撑二十个小时,还带走了三日月,现在能够在本丸里干这类活计的没剩下几个人。”
    “虽然我也能够接手这部分工作,但是因为统筹处理这部分一直都是三日月阁下在进行,所以即便是要我中途接班,也需要一定时间来熟悉内容。”
    南海太郎朝尊推了推眼镜:“谁让我被召唤出来的时间比较晚呢。”
    “……你们慢聊,晚饭的时候叫我。”
    天藏觉得自己最近的查克拉消耗量简直要让体重都轻两斤,整个人都是一副“我好疲惫啊”的气质,像是鬼魂一样挣脱了想要搀扶着他的刀剑,飘飘攸攸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又咣当一声倒在了被褥上,不吭声了。
    而卡卡西在保持着勉强的个人形象,同样在寥寥数语之后就选择回房间躺尸,眼周血管的过度使用带来非常严重的偏头痛,从眼眶开始向周围辐『射』,裹挟着太阳『穴』的位置突突跳痛,如果不是作为暗部出身的忍者早就接受过刑讯和拷问训练,大概很难表现得状态无异。
    鼬也是经历过这样的过程吗?卡卡西偶尔会想,那个时候宇智波鼬甚至还只是个半大孩子,虽然这个世界里到处都是这种少年妖怪一样的角『色』,但是扪心自问,如果是他自己的话,能否在那个年纪里,就向着父母亲族刀刃相向……
    ……他的父母去世得早,而且家庭关系也没什么不和睦的地方,不管怎么想,都没办法想象这种行为到底是基于什么理由。
    卡卡西手一摊,整个人差不多保持着立正姿势摊在榻榻米上,放弃了思考。和他自己的房间不同,这里基本上都保持着传统的和制建筑,天棚的灯上还缀着一个对成年男人来说有些不大合适的玻璃挂坠,粉红『色』的一条垂下来,用来当拉灯的灯绳。
    ——这里的刀剑还真是『性』格各异,他想,有那么几个他一开始还差点看走了眼,以为是住在这里的小姑娘……看来不只是忍者,刀剑也没办法用外表来随便评判啊。
    “卡卡西阁下?”
    结果想什么来什么,『乱』藤四郎正坐在他的身边,用那种特有的分不出『性』别的声音轻轻叫他的名字。
    “……唔,怎么?”
    太阳『穴』很痛,眼眶也很痛,但是卡卡西还是从新睁开眼睛,保持着礼貌的态度想要重新坐起来:“有什么事情吗?”
    “哎哎……您别坐起来,就这样躺着就好了。”
    结果反倒是对方先慌了起来,转身冲着门外喊:“『药』研哥?”
    结果推着眼睛的『药』研藤四郎也走了进来,顺带还带着一个散发着『药』味儿的大木桶。
    两振刀剑一齐将被『药』水浸透的热『毛』巾盖在了他的眼睛上,『药』味儿有些令人一言难尽,但还远不到无法接受的程度,更重要的是,几乎是甫一接触,眼眶之下躁动不安的血管和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刺痛就倏地宁静了下来。
    虽然疼痛仍旧存在,但是已经被压制到了寻常伤口的范围——也就是那种对忍者来说可以忽略不计的外伤痛范围。
    “非常感谢,不过这是个是……”
    血继限界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抑制的吧?
    “是从别的世界里带回来的『药』草所制作的外敷『药』物,还请您放心,没有使用具备成瘾『性』的『药』材。”
    强力的镇痛『药』往往带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效果,有些更是有可能会产生严重的『药』物依赖,然而就像是了解他在疑『惑』什么一样,『药』研藤四郎声音平稳地说道:“因为材料稀缺的缘故,在这边的世界里并不能完整地复制……实际上,您理解为这是妖怪制作的『药』草也无妨。”
    啊,就像走进了什么志怪故事一样。
    卡卡西保持着平躺的姿势闭着眼睛说话:“这是阿清在别的世界里找到的?既然如此,我擅自用掉这种珍贵的『药』材……”
    “就算主要的材料已经风干保存,但是也存在保质期,这几年里如果不抓紧时间用掉的话就浪费了。”
    『药』研看了他一眼:“而且是大将的影分.身要求我们这么做的。”
    卡卡西原本放松着微微蜷曲的手指突然一动。
    ——他知道了?作为暗部的成员,拥有这种洞察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能够在这种时候拿出恰到好处的『药』材,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想多。不过不排除有别的可能『性』,毕竟宇智波一族对于写轮眼的探索本身就持续了很多代人,因此对于写轮眼造成的身体负荷应该早有了解,但是他所修炼的却偏偏是……
    “……『药』研君?”
    卡卡西的眼睛上盖着一条热『毛』巾,躺在地上问道。
    “是。”
    『药』研藤四郎同样正坐在房间里,闻言认真地回应:“卡卡西阁下您还有什么想要委托我们的吗?”
    “这种『药』材,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了。”
    卡卡西却说道。
    两振刀剑闻言都是一愣。
    “我不想知道这种『药』剂到底是只针对写轮眼配置的,还是对于别的瞳术造成的视觉疲劳同样有效果,但是他手里拥有这种『药』物的事情,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了。”
    卡卡西补充道:“还有包括别的世界的故事,也都一样。”
    这意味着什么呢?
    为什么陌生的世界当中,会有着对于万花筒写轮眼副作用有缓解效果的『药』物,这本身就是令人生疑的一点——毕竟一个从未开启过写轮眼,甚至将宇智波一族所有关于写轮眼的忍术卷轴全部都倾囊送人的、看上去对忍者的生活毫无眷恋的家伙,很难花心思去掌握这种珍贵的秘『药』。
    卡卡西在忍者当中算是心思缜密的类型,但不代表别的忍者都是些蠢货。
    “别相信别人,也别让任何人再知道这件事情。”
    卡卡西说道:“包括佐井,宁次,天藏,八云,最近有所往来的所有人……还有我,别让我再知道更多东西了。”
    “诶?为什么——”
    『乱』藤四郎立即就要发问,却被『药』研拦了下来。
    “如果这是卡卡西阁下您的意志的话。”
    他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会如数转达,但是我等是清彦大将的刀剑,一定会认真贯彻他的愿望。”
    “那么,就请您好好休息,需要我帮忙关上灯吗?”
    卡卡西没再回话,看样子是已经睡着了。
    于是『药』研啪嗒一声,关掉了房间中的灯。
    *
    第二日,雨之国和火之国的边境。
    小南协议里提到的那片树林当中,确实堆放着大量的金属输水管,具体尺寸和清彦之前所提供的图纸如出一辙。
    清彦也如约带来了这一批货物的酬金,只是却没能把它们按照要求埋进地里——这些输油管道的附近有一名雨忍等在那里,护额上明目张胆地刻着一道划痕,示意自己是效忠于“神使大人”和“天神”的忍者。
    “您是来完成和神使大人贸易的吗?”
    对方显然是在这里等候多时:“把钱交付给我就好。”
    想来这片地方应该也不至于有人敢拂了“神使”的生意,清彦给钱给得很是爽快:“不过能带我去一趟上次见面的那位工匠大人身边吗?我还有点别的内容想要委托给他——图纸这次已经带在了身上,要让他先看看能不能做出来才行。”
    这……
    对方面『露』难『色』,这可是神使阁下没有委托好的内容了。
    “请阁下稍事等待片刻。”
    雨忍放出了一只纸做的鸽子,在鸽子的背上刷刷写下了几笔,又注视着鸽子扑棱棱飞远:“很快神使大人应该就会有答复。”
    清彦这次明面上带着的是三日月宗近,不过他当然还有携带别的刀剑,只不过都是以武器形式佩戴在身上。这振平安时代出身的名刀也是暂时收敛了一身过于华丽的甲胄,而是只穿着轻装,略微减轻了自身的威慑力——主要原因是这家伙穿衣服磨磨蹭蹭,在没了别人帮忙之后效率更是大减,考虑到大概很难发生什么特别激烈的战斗,清彦干脆和三日月一起穿着普通的差袴式袴裙。
    等待的时间里,面对一个来“送钱”的雇主,作为忍者当然也不能让客人干等着,起码这个在心里是为了打探情报的忍者明面上就做得很客套:“请问,您身边的这位是——”
    “三日月宗近,虽然被称作是‘天下五剑’之一,但是想来这边应该不会有人听说过这种称号呢……啊哈哈。”
    三日月笑得云淡风轻,与此同时对方的忍者开始觉得压力山大:“不过刀剑的名声传播广泛与否,并不会影响其本身的强度和韧『性』……您觉得呢?”
    “哈、哈……大概如此吧。”
    这话,对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三日月的态度一时之间让他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威胁,还是闲聊。
    不过好在,尴尬没有停留太久,很快,小南的纸鸽子就飞了回来,顺带还带回了新的指令。前来接应的忍者接过纸条之后看了看,表情放松了下来:“那就请您二位就此前往雨之国……不过真厉害啊,一口气能够拿出来这么多流动资金来买东西。”
    这一大笔订单显然不可能是那位老工匠一个人吃下去,从钣金件的锻造,到安装,到相关压力阀的制作,再到耐压试验,这一大笔的注资将会被分流到很多地方,给一大群收益欠奉的人带来新的工作。
    “在某个国家里曾经有过这样一句话,叫作‘要想富先修路’,虽然这不是人类能够走通的路径,却能够流通别的东西嘛。”
    三日月侃侃而谈:“投资当然也是为了更多的回报,您说是吗?”
    “唔,即便是这样,但是也真舍得啊。”
    忍者一边引路一边感叹:“这么一大笔钱,就算是做生意,如果亏损的话也是很糟糕的吧。”
    “我家主公大人家里有矿,不劳您『操』心。”
    三日月笑眯眯地回答:“而且比起赚钱,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那能有什么事情?引路的忍者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将装钱的木箱子又还了回去:“既然你们要去找那名工匠的话钱就由你们带去好了,本来我也是负责帮忙跑个腿,税金之后他们会自己缴纳的。”
    “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在尽头处右拐,就是他们的临时工房了。”
    这一天是雨之国难得的好天气,阳光穿透云层,途径整个城市的河流在日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三日月宗近拎着装钱的手提箱走在清彦的身后,稳稳地和清彦保持着半个身位的位置差。
    传说,神离开的时候,雨之国不尽的大雨就是神的眼睛,而天晴的日子里,他们的新神就将莅临这个国家。
    清彦对于这种程度的传言不置可否,他麾下的刀剑们本身就有着“付丧神”的身份,而囿于之前所前往的各个世界,见识过真正具备神『性』的生物也有不少,但不论如何,在如今这个世界当中,他并不相信会有真正的神亲临这个世界。
    ——但这样的传言意味着对方的实力绝非等闲,清彦也谨慎地保持了寡淡的好奇心,一副只是“来这里做生意”的模样,对于其它流言充耳不闻。
    直到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