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熔城 > 第102章 番外2逢赌必赢,宁谷看了他一眼

第102章 番外2逢赌必赢,宁谷看了他一眼

作品:熔城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巫哲

番外2
    “他?们是什么时?候返程的?”陈飞走进?实验室。
    “半个?月之前, ”春三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正在不断更新的数据,转了一下椅子,回?身看着他?, “之后没有新的消息。”
    “数据分析有结果了吗?”陈飞问。
    “边界那边有大量熔火储备,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转换设备,”春三回?答,“就算有设备,运输也是巨大的难题。”
    “主城之前的范围如果能覆盖到那里, 就应该还有曾经铺设的通道, ”陈飞说,“可以?派探测队出去?。”
    “人手和时?间,都是现在我们紧缺的, 眼下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恐怕不是能源。”春三皱了皱眉,转头看向窗口, 窗户是关着的,只能看到并不明亮的光, 但能听到很多声音, 曾经戒备森严的核心区, 现在充斥着难民。
    陈飞走到窗边, 隔着窗户往外看着, 过了一会儿才?转身往门口走去?:“这些我会处理, 你继续你的工作……希望连川和宁谷能给?我们带回?来?更多的惊喜。”
    “这些不需要汇报给?春三吗?”宁谷半蹲在地面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先不汇报, ”连川说, “信息是公开的,有权限都能看到,这些东西……在无法确定意味着什么之前, 必须保密。”
    宁谷点了点头,手里的东西他?熟悉而?陌生。
    见过,却又不是真的见过。
    这是一团带着板结了的泥土的枯萎青草。
    他?们的世界里,这是不可能在荒原上存在的东西。
    而?现在,这是他?捡到的第二坨了,在他?们开始从另一个?方向返程,想要探索更宽的区域时?,从无尽边界的那一边移动过来?的。
    之所以?说移动,是因为这里一片死?寂,没有声音,也没有风,所有脱落的残块都像是慢慢移动着消失在黑暗里。
    而?这两坨枯草,是逆着地面脱落的方向而?来?。
    一时?间说不定是他?们脚下的世界在移动,还是枯草在移动。
    “我们的储备还有多少?”宁谷问。
    连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如果我们不过去?,”宁谷说,“永远也没法确定吧,这东西意味着什么。”
    “如果能及时?返回?的话,”连川说,“大概回?到主城范围前的最后几天只能喝水。”
    “有水就行,”宁谷站了起来?,把手里的两坨枯草连同泥土一起放进?了样本袋里,“我想去?看看。”
    从第一次看到坍塌边界的位置开始,一直到发?现枯草的地方,他?们沿着边界过来?的这几天路程里,边界都没有明显变化,所有能看到的地方,都是相同的,地面正在不断地凝固中被分割飘散,再被无尽的黑暗吞没。
    这次也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再一次走到了尽头,宁谷释放出的金『色』光芒依旧从断崖处向下,像一道坠入深渊的金『色』瀑布。
    而?枯草来?的方向,也同样看不到任何东西。
    “那边肯定有什么东西,”宁谷盯着黑暗,“可能离我们还很远。”
    “你觉得会是什么?”连川问。
    宁谷犹豫了一下,转头看着他?:“你应该也有一样的想法吧?”
    “另一个?世界吗,”连川看着前方的黑暗,“是过去?,还是以?后,或者是现在?”
    “不知道。”宁谷皱了皱眉。
    “『露』珠能找到过来?的通道,就表示两个?世界相遇并不是不可能出现的事,”连川说,“如果我曾经控制过清道夫,那现在很多世界有可能从未出现过清道夫。”
    “一个?没有走向毁灭的世界?”宁谷问。
    “或者是另一种方式毁灭的世界……”连川话还没有说完,前方的黑暗里闪过一小团白『色』,飞快地向他?们移动过来?。
    宁谷一场手,抓住了这团白『色』的东西。
    “这是什么?”宁谷感觉这东西有些重量,但判断不出来?是什么。
    一块不规则的实心残骸,是他?从未见过的材质,上面有一个?圆形的孔。
    唯一能看出来?的是这个?孔应该并不是这个?东西上本来?存在的,孔壁并不光滑,还有灼烧过的痕迹。
    “某种弹孔。”连川说。
    “这武器跟我们的不太一样吧?”宁谷问。
    “我没见过这样的。”连川看向黑暗。
    “怎么办?”宁谷问。
    “等。”连川回?答。
    这些残骸并不是一直都有,从四周空无一物的黑铁地面就能看出来?,这是他?们来?到这里之后才?开始出现的。
    想要获得更多的信息,就只有在这里等,等到有足够的材料去?猜测,前方黑暗中的那个?未知的可能。
    “你害怕吗?”宁谷坐在地上,拿着一块黑铁碎屑在地面上轻轻敲着。
    “暂时?没有。”连川说,“按叶希的设计,两个?不一样的世界不可能直接接触,一定需要某种通道和方式,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万一前面是另一个?『露』珠,”宁谷说,“我们现在一片狼藉,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下来?。”
    “你狼藉了吗?”连川问,“我狼藉了吗?”
    “没有。”宁谷笑了笑。
    福禄和寿喜一上一下顺着失途谷的崖壁一路向前,把几个?趁着蝙蝠守卫空档企图爬进?失途谷的流民踢了下去?。
    “越来?越多了。”福禄说。
    “比昨天多了两个?。”寿喜说。
    大战过后,所有的等级和分隔都被打破,在主城系统和武装无法完全控制的地方,一个?个?有着相同却又不尽相同目的的小集团不断集结,建立秩序和破坏秩序每天都在上演。
    黑铁荒原从原来?的禁忌之地变成?了寻找生机和物资的旅游胜地,而?曾经给?主城提供过大量非法交易物资的失途谷,在很多人看来?,是个?取之不尽的宝库。
    “告诉陈飞,”九翼蹲在失途谷顶端的一根柱子上,“明天下午之前他?不派人封锁城界,我就直接把那里炸出一道墙来?。”
    这根柱子是九翼新做的,为的就是站得更高一些,现在他?能够清楚地看到主城上方『露』珠的两半残骸,以?及残骸之下灰暗的主城,那里弥漫着可能还需要好几个?月甚至更久才?会散去?的烟尘。
    虽然电力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日光暂时?还无法恢复到往日的,更不要说主城人民早已经习惯了的恒温系统。
    “那里本来?就有炸出来?的掩体。”福禄扒在柱子中部仰着头提醒他?。
    “还很高!”寿喜在下面喊。
    “那我就杀人。”九翼的指刺在柱子上轻轻敲了两下。
    无论怎么样的混『乱』,每一方势力都需要保证自?己的范围内秩序的恢复,他?不管主城和旅行者那边会怎么做,他?只确保失途谷不被干扰。
    “龙彪带一队人过去?,”雷豫在通话器里下了命令,“春三那边会优先恢复城界警戒系统,这之前你们要控制流民不能通过。”
    “失途谷够霸道的。”龙彪说,“收到。”
    “这些都是必要的界线,”雷豫说,“几方势力要合作,总得有规矩。”
    “明白。”龙彪一摆头,“一队跟我走。”
    连川靠着一块突起的黑铁,看着前方的黑暗。
    碎片消失的速度很慢,如果不盯着某一块看,几乎无法察觉,时?间在这样的难以?看到变化的景象里都变得似乎停滞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宁谷的脚步声时?,连川才?能感觉到真实。
    “给?。”宁谷递给?他?一瓶清水。
    连川拿过瓶子看了看,又晃了晃,确定这就是一瓶什么原料也没有加入的清水,他?抬头看着宁谷:“现在就没吃的了?饮料都没有了?”
    “你之前说回?到主城前的几天我们只能喝水,对吧?”宁谷问。
    “嗯。”连川点点头。
    “无论这个?几天是几天,”宁谷说,“我们在这里都已经超过了十天了,就是说已经超过几天了,我们得分段挨饿,你知道吗,饿几天吃几天不会死?,饿十天就死?了。”
    连川仰头喝了一口水。
    “这几天我们在这里收集到的就是一些植物,一些可能是建筑碎块的东西,还有几个?带着弹孔,要想收集到更多有用的,肯定还得等,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连川笑着看了他?一眼:“知道了。”
    “有什么好笑的,”宁谷说,“你在主城,好歹吃喝没缺过,你要是在鬼城长?大,就知道我这是生存技能。”
    “嗯。”连川点头,“厉害。”
    “不要不服气……”宁谷蹲下,正想往他?身边挤着坐下时?,连川却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宁谷在那块黑铁上撑了一下,也迅速地站了起来?,往黑暗里看了过去?。
    能让连川有这么大反应,说明这次“移动”过来?的东西,不会再是这样的小碎碎。
    在一片零『乱』无序的黑铁残块中,他?看了黑暗里慢慢显现出来?的一个?轮廓。
    这不是一坨枯草,也不是几块建筑垃圾,而?是一个?大得多的物体,只能看出它在黑暗中泛着微光的一圈方形轮廓。
    “那是个?什么?”宁谷往前走过去?,在距离断崖边缘两三米的地方停下了,虽然他?知道往前这么点距离对于看清这是个?什么东西完全没有意义。
    “一个?方形的东西。”连川说。
    “堂堂最强大bug,”宁谷说,“就给?出这么一个?没屁用的答案。”
    “像个?箱子。”连川给?了一个?有屁用的答案。
    这个?猜测让宁谷猛地联想到了用来?装ez的那些巨大的箱子,他?顿时?有些不安。
    “另一个?世界送来?的ez吗?”宁谷压低了声音。
    连川没有说话,相比之前出现的小残骸,这个?东西的移动速度极慢,几乎看不出明显的位置变化,应该是个?很重的物体。
    “光从哪里来?的?”宁谷问,“那一圈是反光吗,之前过来?的东西都没有这样的光。”
    “不是反光,”连川说,“像是边缘透出来?的光。”
    “里面肯定有东西。”宁谷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两人开始后退,地上铺出了大量的金『色』光芒。
    站定之后,宁谷甚至在两人面前扬起了一片金『色』的光盾。
    “别这么消耗,”连川说,“它过来?起码还得半小时?。”
    “你是让我保留体能准备打一场吗?”宁谷转头,“你觉得这东西有危险是吗?”
    “我没有感觉到活物。”连川说。
    “说不定是一箱吃的,”宁谷说,“有青草的那种世界里的食物,肯定很好吃。”
    “有也变质了。”连川说。
    “冷冻送过来?的。”宁谷坚持。
    在把这东西当成?一巨箱食物等待了十几分钟之后,他?们终于清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一间屋子。
    方正的,仿佛是被从某个?建筑中切割出来?的,一间屋子。
    有门,没有窗。
    四周的轮廓也能看清,并不平整,带着残缺,而?透出光来?的,应该是墙壁上的裂缝。
    “这个?世界是已经毁灭了吗?”宁谷低声说,声音里带着些许沙哑。
    他?并不希望这个?不明物体带来?的是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在这个?混『乱』绝望的走马灯世界里,任何未知都是危险,但他?也不愿意再看到毁灭。
    主城陷落时?人们慌『乱』绝望的哭喊,被永远切断联系再也不会相见的那些人,包括『露』珠里的那个?世界消失时?带给?他?的那些冲击,都是他?不愿意再看到的画面。
    “试一下能不能碰到它。”连川也低声说,“如果有危险,不要让它靠近。”
    “嗯。”宁谷盯着前方,一束暗银『色』的光芒划破黑暗,直冲远处的那个?房间。
    几秒钟之后击中了外墙右侧的墙壁。
    本来?纹丝不动的房间晃了一下,逆时?针开始了缓缓地转动。
    这个?变化让宁谷一阵紧张,下意识地想要站到连川身前。
    而?连川大概也有相同的想法,两人同时?向前一步,撞在了一起。
    “你掩护我。”连川说。
    宁谷没有跟他?争,指尖闪出了光芒。
    因为施加了外力,这个?神秘房间转动的速度比它向这边移动的速度要快得多,很快就变成?了侧面对着他?们。
    “窗户。”宁谷说。
    侧面有一扇半开着的窗户,但窗帘遮得很严实。
    而?房间继续转动了几度之后,两人看到了更亮的光线。
    “后面没有墙了。”连川慢慢蹲下,准备随时?发?起进?攻。
    房间转动着,很快就转了180度,又逆时?针转了小半圈才?停下了。
    但连川和宁谷都还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看着眼前的一大片光芒。
    在这个?基本没有『色』彩的黑暗边界,这一大片光芒看上去?刺激强烈却又异常不真实。
    而?屋里的景象,更像是他?们进?入某个?空间时?才?会出现的单一场景。
    走马灯里的某一秒,走马灯里的某一格。
    屋里有一张床。
    床边小桌上的台灯照亮了整个?屋子。
    还有一张摇椅。
    一个?人像是睡着了,静静地躺在摇椅上。
    这是一间布置简单的屋子,一目了然,连个?柜子都没有,除去?这些,还能看到的,就是墙壁上一道道深深的划痕和裂口,还有地上散落着的狼藉的残渣。
    在转动停止之后,一切又回?到了原样,这个?敞着一面墙的房间,继续以?缓慢的速度移动着,向这个?世界的边界缓缓靠近。
    “活人还是死?人?”宁谷问。
    “死?人。”连川回?答。
    “怎么死?的?”宁谷又问。
    “我判断不了。”连川回?答。
    “等它过来??”宁谷看着前方,虽然这屋子看上去?没有任何危险的东西,但整个?屋子透『露』出来?的最直接的信息,就是危险。
    “等,”连川声音很冷静,“它未必能过来?。”
    宁谷不知道他?们等了多长?时?间,总之他?俩的状态都已经从“戒备”换成?了“等待”,这个?房间才?终于开始跟悬停在空中的黑铁残块相碰撞。
    而?连川的那句“它未必能过来?”的预判也成?为了现实。
    房间跟黑铁残块碰到的位置,都开始变成?黑『色』的灰烬,就像宁谷在鬼城时?看到的那样,微微在空中散开,接着就消失了。
    “过不来?了。”连川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人已经冲到了边界,站在了房间面前。
    宁谷没顾得上跟过去?,先是一扬手,金『色』的光芒隔开了连川和房间,他?才?冲过去?跟连川并肩站在了深渊前。
    房间移动的速度似乎在加快,不断有黑铁残块与它相撞,它也不断地在消失。
    屋里的一切都没有动静,那个?躺在椅子上的人,一只脚已经化成?了灰烬。
    一种细细的像是受到了重物挤压而?发?出的喀嚓的断裂声开始从房间内外同时?传来?。
    而?宁谷顺着那人的脚往上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他?身体侧面被撕开几道口子的衣服,以?及衣服里几道如同爪痕一样从腰一直向上延伸到脖子的伤口。
    “那是……”宁谷正想说话的时?候,连川抬手在他?嘴上按了一下。
    “有声音。”
    宁谷猛地停了下来?,在连川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听到了喀嚓声里夹杂着的另一种声音。
    是人说话的声音。
    确切地说,是人在嘶吼的声音。
    这声音从低到高的转换只有两三秒。
    “是鬼城——”
    短短的三个?字,从听见到听清,没有给?他?任何的缓冲,就那么带着惊恐和绝望地砸了过来?。
    接着又是一声。
    “是鬼城——”
    宁谷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不太顺畅,说不清是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名称带来?的激动,还是这惨烈的叫声里带出的恐惧。
    而?这声音并没有停止。
    如同主城上空反复播放的广播一样,不断地重复着。
    是鬼城。
    是鬼城。
    直到整个?房间在黑铁残块中完全消失,连川拉着宁谷往回?退开,宁谷都没从这声音里回?过神来?。
    “你听到的是什么?”回?到他?们的车旁边时?,宁谷才?开口问了一句。
    “是鬼城,”连川递给?他?一瓶水,“这应该就是被定格了的某一个?世界的某一个?瞬间。”
    “是同一个?鬼城吗?”宁谷的目光慢慢收回?,落到了连川脸上。
    “你看到那个?死?人的伤口了吗?”连川问。
    “看到了,”宁谷说,“跟原住民进?攻的伤很像。”
    “不是很像,”连川看着他?,“是一样。”
    “我可不可以?这么猜,”宁谷说完又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开口,“这就是我的那个?鬼城,它没有离开,只是毁灭开始,车不会再来?了,他?们也没有过来?的通道了。 ”
    “嗯。”连川应了一声。
    “鬼城没有毁灭,”宁谷说,“他?们甚至还能毁灭别人。”
    连川没有出声。
    “但是说不通。”宁谷拧起了眉头。
    “你是觉得,林凡和老鬼他?们那些留在鬼城的旅行者,”连川看着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也不会放任原住民做出这样的事。”
    “你不觉得吗?”宁谷也看着他?。
    “除非……”连川没有说完这句话,“毕竟我们只看到了原住民的攻击。”
    “不会。”宁谷肯定地说。
    沉默了一会儿,两人同时?转头,看向了之前房间过来?的方向。
    只有黑暗和已经恢复了之前状态的黑铁残块,就像是刚才?他?们看到的一幕,只是一场幻觉。
    “有宁谷他?们的消息吗?”九翼蹲在铁柱子顶上,对着通话器问了一句。
    这个?带着清理队标志的通话器是雷豫给?他?的,他?看到通话时?闪起的蓝光就想把这玩意儿给?扔了,多一秒也不想拿着。
    但他?现在不仅得拿着,还要用。
    失途谷已经不是以?前的失途谷,他?也不再是以?前的九翼。
    被迫的,但也没办法。
    “春三已经发?出消息,还没有收到回?复,”雷豫说,“按时?间来?看,他?们十天前就应该会进?入主城能探测到的范围了。”
    “但是没有。”九翼说。
    “你那边有没有收到过他?们的消息?”雷豫问。
    “没有,”九翼说,“收到我还问你吗!我很喜欢玩通话器吗!”
    雷豫没再说话。
    “通话结束。”九翼说。
    “这句可以?不说。”雷豫说。
    “那你闭嘴就可以?了!”九翼吼了一声。
    福禄从失途谷断崖的位置跳了上来?,一路跑到了柱子下面:“旅行者和城卫打起来?了!”
    九翼往主城里旅行者据点的方向看了一眼,隐约能看到掀起的烟尘。
    “为什么?”九翼跳下了柱子。
    “不知道,”福禄说,“我去?看看。”
    “不用,”九翼转身走向失途谷边缘,“不打才?奇怪。”
    “你去?哪里?”福禄追过来?。
    “晒翅膀。”九翼猛地往前一冲,跃向空中,巨大的黑『色』翅膀展开来?。
    “是吹翅膀。”福禄说。
    主城的混『乱』每天都在继续,所有的人都觉得自?己在努力,但并没有太大的改观,什么时?候陈飞承诺的物资稳定供应能实现,估计才?会有转机。
    而?新能源新物资的希望,除了进?攻另一个?世界,就只有连川和宁谷了。
    九翼往黑铁荒原的外围飞过去?,风在耳边刮得很猛,目力所及之处一片清冷,一开始还能看到零星游『荡』的蝙蝠,再出去?,就什么都没有了。
    连川和宁谷不会死?,但未必不会碰到意外,他?打算去?迎一迎,肚子饿了之前返程,比起看着主城混『乱』一片,什么也没有的黑铁荒原还清净些。
    指刺微微一声嗡鸣,在烈风中几乎细不可闻。
    九翼猛地收了翅膀,落在了地面上,在被他?砸碎溅起的碎铁中,指刺的第二声嗡鸣清晰了很多。
    他?垂下手,指尖在地面上轻轻一敲。
    等了很久,那边却不再有回?应。
    “前面就到了,”连川说,“吃一口吧。”
    宁谷拿过最后一盒配给?,捏了一块塞进?嘴里,把剩下的都递到了他?面前。
    “你吃一半。”连川说。
    “不饿。”宁谷说。
    “马上就到了,”连川说,“不需要这么……”
    “那你别吃了,”宁谷拿回?盒子,低头吭吭几口,盒子里就还剩了一小块,他?看了连川一眼,“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连川张开嘴,宁谷把最后一块配给?扔到了他?嘴里。
    “前面有人。”连川咽下配给?。
    “谁?”宁谷凑到了屏幕前,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的探测画面上。
    “九翼。”连川说。
    能不依靠工具离开主城这么远,到达黑铁荒原深处的人,只有九翼。
    “他?想我们了?”宁谷看着车头前方。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离开回?来?,宁谷对再次见到九翼有些期待,那种即不属于朋友,也不属于战友,期待中还带着点儿厌烦的期待。
    九翼蹲在黑铁荒原上,像一尊塑像。
    连川和宁谷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的视线才?从自?己手上移开,抬头看了他?俩一眼。
    “指刺呢?”九翼站了起来?。
    “你手上呢。”宁谷说。
    “我给?你们的那根。”九翼说。
    宁谷顿了顿,九翼刚才?的样子,和见面第一句话,让他?顿时?心里紧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连川。
    “埋在边界了,用材料箱装着,”连川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除非有人打开,否则不会被碰到。”
    九翼看着他?。
    “什么时?候有动静的?”连川问。
    “两小时?前。”九翼说。
    “你回?应了吗?”连川又问。
    “嗯,”九翼应了一声,“但是那边没再有变化,你们干了什么?边界是哪里?”
    宁谷从兜里拿出了黑铁残块,慢慢张开手掌递到九翼面前:“我们的世界在一点一点碎掉。”
    九翼看着他?掌心的残块:“还有什么?”
    “一个?可能被鬼城灭了的世界。”连川回?答。
    九翼的翅膀猛地从身后张开了。
    “换新的了?”宁谷问。
    “你们把指刺留在那里了,”九翼收起了翅膀,“现在有人打开了箱子。”
    “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连川说。
    “跟主城汇报了吗?”九翼问。
    “没。”连川说。
    “有什么计划?”九翼的指刺在面具上轻轻敲着。
    “只有一个?粗略的,”连川回?答,“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有变化。”
    “说。”九翼看着他?。
    “再去?一趟,叫上几个?靠得住的旅行者,”宁谷说,“还有你。”
    九翼转身就走。
    “怕啊?”宁谷挑了挑眉。
    “我不去?送死?!”九翼喊。
    “如果真有什么变数,”连川说,“迎战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九翼没回?头,继续往前走。
    “再给?我们一根指刺。”宁谷喊。
    九翼停了两秒,转身快步走了回?来?,一直跟他?俩面对面都快贴上了才?停下,压着声音:“我跟你们去?是因为太无聊。”
    “如果我死?了,”九翼说,“我就拉你俩陪葬。”
    “三天时?间,”连川说,“不让主城知道的话,需要失途谷给?我们找齐物资。”
    “偷陈飞的就行。”九翼说完转身就走,“记住了,我去?是因为不想死?。”
    “刚还说是太无聊。”宁谷说。
    “也是因为无聊!”九翼吼。
    “活着才?能无聊。”连川拉开车门。
    宁谷上了车,看着张开翅膀迅速消失在黑雾中的九翼,过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我以?为我们至少能安稳一段时?间。”
    “现在就是安稳,”连川说,“能说能笑能思考,有期待,会害怕,而?且逢赌必赢。”
    “逢赌必赢,”宁谷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着前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