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澳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他老公是搬砖的 > 第120章 第120章这个刘世安,该不会真

第120章 第120章这个刘世安,该不会真

作品:总裁他老公是搬砖的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发病中

吵架来的?刘世安把手机往床头一收, 钻进被窝里,两眼一闭,假装睡着了。
    看来真的是睡着了。蒋玉斌从客厅的抽屉里取来备用钥匙, 轻手轻脚地打开门,看到刘世扭着身子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特别是右半边脸, 肿的跟馒头一样,导致整张脸看起来都是歪的,既可怜又好笑。
    蒋玉斌推了推刘世安, “起来,去医院。”
    刘世安翻了个身, 不耐烦地咕哝了一句, “不去,我要睡觉。”
    多大人了还这么任『性』。蒋玉斌抿了抿嘴唇, 耐着『性』子放柔了声音, “伤口处理好再睡。”
    刘世安把被子一卷,背对着蒋玉斌恶声恶气地说:“要你管,反正你也不在乎我, 让我痛死算了, 正好给某些人腾地方。”
    “我怎么就不在乎你了?刘世安, 我不是护着左任飞, 我只是想让你在外人面前给我留点面子, 就那么难吗?”蒋玉斌是个完美主义者, 从小到大,说话做事都不容许自己有一点点差错,可自从多了刘世安这么个不确定因素, 蒋玉斌已经一次次地把自己的底线拉低了,可刘世安却是很不得将他的防线全部击溃。
    “是你『逼』着我不要脸的。蒋玉斌,我背地里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让你离左任飞远点儿,你听了吗?你知道我今天看见那场景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我想提刀就把那个王八蛋砍死。”
    “今天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软件试运行的时候出了大问题,我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解决问题需要靠那么近吗?左任飞他就是心怀不轨。”
    “电脑屏幕就那么大,离个三丈远谁看得见?既然你不喜欢他,我以后离他远点儿行不行?但凡事都讲究证据的,你不能由着『性』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还护着他?我是你老公,我不喜欢他,想让他滚要什么证据?”就左任飞那种阴险小人,离他远点儿管什么用?只有直接撵走才能斩草除根。再说了,一个左任飞都搞不定,他这个明媒正娶的总裁夫人,呸,他这个明媒正娶的总裁老公还有什么威慑力?
    “刘世安,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不是护着他,我是护着蓝天。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我无凭无据地就把左任飞炒了,工作怎么进行下去,股东们会怎么想,公司的员工会怎么想,我以后在公司还有什么公信力?”
    “公司公司,你心里永远只有公司,我算什么?蒋玉斌,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这话说得太重了,蒋玉斌没再回一句话,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掩门声传来,那人居然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刘世安气得想撞墙,哄哄他就那么难吗?
    从次卧出来,蒋玉斌觉得眼睛有些不舒服,抬手擦了一下,发现湿漉漉的一片。早知道自己不适合结婚的,终究还是白白拖累了别人,何苦呢?
    秦立最近都很忙,好不容易能过个周末,也顾不上休息,买了些吃的玩的就过来看孙子了。进门见只有蒋玉斌在,就问:“饭饭和世安去哪儿了?”
    蒋玉斌把他手里的东西接过来,说:“饭饭在书房里画画呢,蒋玉斌可能出去见朋友去了吧。”
    秦立一边换鞋一边说:“大周末的见什么朋友?你都没问一下吗?”
    蒋玉斌不甚在意地说:“问这个做什么,生意场上这些应酬不都是常事吗?”
    秦立摇了摇头,叹道:“你呀,对他就那么放心吗?不怕他在外面『乱』来?”
    蒋玉斌想也没想地就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是不是那样的人重要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有钱人的圈子『乱』着呢,有的是『乱』七八糟的人往上贴,所以该查岗的时候你也别客气。”
    “这样不累吗?既然彼此之间都不能相互信任,那婚姻还有什么意思?”就像一把刀,知道它随时会掉下来,为什么还要把头伸过去呢?所以当初结婚的时候蒋玉斌就不乐意,他没有信心去经营好一段婚姻,与其害人害己,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耽误人家。偏偏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受他控制,他狠不下心伤害刘世安,就只能妥协。
    怎么平时是个顶聪明的,一到这些事儿上就转不过弯来呢?秦立都快怀疑自己的教育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了。“你这傻孩子,信任这东西也是要一点点建立起来的,万里长城溃于蚁『穴』,挖墙脚的小铲子多了哪对夫妻受得住啊?”
    “那有什么办法?世界上蚂蚁那么多,总不能挨个捏死。”
    秦立微微一笑,眼神里充满了危险,“多放点『药』让他们知道那堤坝不好惹就好了啊,万一还有不怕死的敢靠近,那就得挖他老巢,以儆效尤。”
    蒋玉斌以前觉得刘世安的『性』子像极了聂远威,今天才突然发现,他跟秦叔果然是亲父子。所以刘世安闹腾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吗?蒋玉斌都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秦立看蒋玉斌眉宇之间有些忧『色』,就问:“斌斌,你是不是跟世安吵架了?”
    蒋玉斌低着头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秦立惊到了,“世安胆儿这么肥了啊,都敢跟你吵架了?”
    蒋玉斌听着这话没由来地有些不舒服,“他为什么不能跟我吵架?”泥人还有三分『性』呢,刘世安又不是没意识没主见的纸片人,跟自己吵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蒋玉斌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在公众场合吵,把大家都搞得那么难堪。
    “为了什么啊?”看这样还不是吵了一回两回啊,秦立就奇怪了,自己这怂儿子是要造反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蒋玉斌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为了公司新来的技术总监,刘世安觉得我跟他走得太近了,不高兴,到公司大闹了一场。”
    “我就说呢,搞半天是吃醋啊。不过世安这回也确实闹得有些过分了,等他回来我再找他算账,一定让他给你赔礼道歉。”自己养大的孩子自己明白,蒋玉斌压根就不是那种人,如果有一天他真的看上别人了,那肯定也会先光明正大的分手。
    蒋玉斌摇了摇头,说:“两个人吵架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的错,爸,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也不能全怪他。”
    秦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对错有什么要紧,两口子吵架打架往往都是因为一些小事儿,有人愿意弯个腰低个头说清楚就好了。”
    关键就在于蒋玉斌『性』子倔,以前都是刘世安低头,可这回刘世安不愿意低头了,蒋玉斌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难道真的要把左任飞炒了吗?这种关键时候,蒋玉斌又能从哪里找到一个同样有能力的人来救场?
    这是一个比妈妈和女朋友同时掉到水里先救谁还要难以抉择的问题,从情感上来说,毫无疑问,刘世安肯定是十个左任飞都无法比较的。但从理智上来说,刘世安只是吃酸捻醋,左任飞的去留给公司造成的打击却是毁灭『性』的,短期内都无法恢复。蒋玉斌就不明白,为什么刘世安一定要用这种让人为难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对他的感情呢?
    秦立看蒋玉斌一筹莫展的样子就说:“你也别太上心了,不吵不闹就不是过日子了。对了,世安那臭小子到底去哪儿了,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大周末的,也不知道在家多陪陪孩子。”
    以前刘世安就抱怨过,人家出去吃饭喝酒家里老婆跟侦察兵似的,没事儿就要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查岗,只有他,从来都是电话都没有一个。蒋玉斌就说,那你跟他们一样『乱』来吗?刘世安说,肯定不啊,你老公我可是公认的老实人。蒋玉斌说,所以我相信你啊。刘世安还不乐意,说你是不是觉得你老公没魅力?蒋玉斌就笑,嗯,可能是吧。然后刘世安就扑过来找他算账了,直到用尽各种办法『逼』着蒋玉斌说出“老公最帅”“最爱老公”等等一类蒋玉斌第二天起床就想忘干净了的话才算罢休。
    现在想来,自己以为的信任,在刘世安那里是不是就是漠不在乎?所以才会那么急于去证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事实并不是那样的,如果不是出于感情,为什么要选择踏入婚姻呢?蒋玉斌觉得,他确实是该跟刘世安好好谈一谈了。
    但刘世安这回却没有接电话,蒋玉斌一连打了三个电话,都是到时间后自动挂断了。秦立看不过去,又用他的手机帮忙打了几个电话,但还是没人接。
    蒋玉斌有些担心,“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秦立说:“应该不会,你要实在是不放心的话给他那些同事和朋友打电话问问看。”
    蒋玉斌先是给张秘书打了电话,对方说不知道刘世安的行踪;蒋玉斌接着给石缙云打了电话,同样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应该就不是商业应酬了,蒋玉斌想了想,就给刚子打了一个电话。这么多年了,刘世安还是习惯有什么不痛快的事情就去找那几个工地上结交的兄弟喝酒。
    果然,这回刘世安还是跟他们在一块。电话一接通,蒋玉斌就听到那头一阵狂笑,“老大老大,嫂子的电话,这回可是你输了吧。”
    蒋玉斌隐隐约约听到刘世安咕哝了一句,“放什么狗屁。”然后电话不知道怎么就被挂断了,再打就没人接了。
    关城这么大,他们几个喝酒又没个定点,都不知道该从哪儿找起。蒋玉斌没办法,只能在家等刘世安回来。
    聂远威最近也回去干活去了,一家三口待在家没人做饭,干脆出去吃烤肉去了。那是一家新开的烤肉店,饭饭在网上找的,说是评价很不错的样子,果然到现场一看,外面队伍都排了老长。
    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儿,他们就先去了二楼的游乐场。这个室内游乐场规模不大,玩儿的倒是不少,秦立领着饭饭到跳舞机上扭屁股去了,蒋玉斌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这里面人员密集,虽说空调的温度开得比较低,但还是有些若有似无的味道,声音也很嘈杂,大家一边玩着游戏一边闲聊,聊得最多的就是八卦。
    “诶,你们听说没,那个聂氏集团的董事长出轨了。”
    “你开什么玩笑,他不是跟他夫人感情很好的吗?我还听说他夫人是个男的。”
    “谁知道呢,刚刚爆出来的。”
    “被抓到偷吃了?”
    “那倒不是,昨天魏凯风出轨的消息不是上了头条吗?秦世安就披着小号在下面发了个评论,以为没人注意,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扒出来了。”
    “天啊,快给我看看。”